侯勇在《面具》中“反转”过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音乐 > 正文
2019-02-22 15:50:50  乐发生活网
侯勇在《面具》中“反转”过瘾 用公共论文筑垄断高墙 知网不能这样做“生意” 打星评级现恶评 “一星大战”伤害网络艺评生态

“是你们别想活着离开才是,从未踏进这里的一刻开始,你们就注定和外界那七名修士的下场一样。”“报仇的,机会到了!”“不可能!”血袍老祖难以置信的看这无名,他现在怎么还能发挥出全部的威能,不,甚至超越了真道二重高手所应该拥有的实力。

古蒙点头,他为古族后人,实力强大,即便血魔老祖境界要高出他,但在仙园这片天地的压制之下,根本无法全部展现出其真正实力,加之有两位同族天骄在旁,让他底气十足。翻阅厚厚的古史,先贤对于“道”有着诸多阐述,大道无形,不可捉摸,其共有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

  “一个愿买,一个愿卖,看似是市场行为,但用户在与知网的价格谈判中几乎没有议价能力。更何况,知网垄断地位的形成,并不完全是市场造就的。比如,按规定,本科生以及硕博生,其论文都必须通过知网查重,才能够顺利获得答辩资格并从高校毕业。”

  最近,知网掉进了舆论漩涡,其垄断学术资源的话题备受公众关注。

  舆论关注知网,实在是苦知网久矣。作为我国最大的文献库,知网收录了95%以上正式出版的中文学术资源,是人们使用频次最高的检索和下载学术资源的网站。高校和研究人员,做学术研究很难绕开知网。但知网的服务费用却连年涨价,让高校直呼“用不起”。

  因为不满涨价,武汉理工大学、北京大学,曾一度停用知网。据武汉理工大学介绍,知网对该校2010年到2016年的报价涨幅竟高达132.86%。对个人用户而言,研究人员从知网下载自己的学术论文,还要付费,也真是槽点满满。知网充值余额不退的霸道做法,还引得用户将其告上法庭。

  一边是师生的学术成果上传到知网几近是白给,知网支付给部分作者的稿酬或版税非常低;另一方面是知网年收入近10亿元,毛利高达58.83%。这种暴利收费模式很难说是合理的,也难怪有人批评知网用论文赚钱,让学术成为一门生意。

  有论者认为,知网进行数据整理、运营,需要投入,都有成本。用户购买知网的服务,是一个市场行为,知网作为企业不是做公益。但首先,学术论文是一种公共资源,学术论文的共享是开展学术交流的基础。知网作为我国知识基础设施工程的一部分,承担着实现全社会知识资源传播共享与增值利用的功能。这就决定了知网并不是纯粹的市场主体,而是一个公共企业,应该体现一定的公益性,承担更多社会责任。连年涨价获取暴利,阻碍了学术资源分享和学术传播,也违背了知识基础设施工程建设的初衷。

  一个愿买,一个愿卖,看似是市场行为,但用户在与知网的价格谈判中几乎没有议价能力。一位学校图书馆领导曾对媒体表示,知网每年都在以超过10%的涨幅向学校报价,且所报价格均是“死数”,没有一点谈判的余地。在一个正常的市场环境下,买方和卖方之间,应该是平等地位。买方几乎没有议价能力,谈何平等?更何况,知网垄断地位的形成,并不完全是市场造就的。比如,按规定,本科生以及硕博生,其论文都必须通过知网查重,才能够顺利获得答辩资格并从高校毕业。

  知网之所以有连年涨价的底气,还在于目前尚无其他更好的数据平台可以取知网而代之,用户虽然不满,但是难以用脚投票。北京大学、武汉理工大学虽然一度停用知网,但最后还是妥协了。而这种局面的形成,不得不说尴尬。

  降低学术资源传播的门槛,知网当正视自身的社会责任,在商业性和公益性之间找到平衡,不能打着知识基础设施工程的旗号获取政策支持,又垄断公共学术资源进行高收费,回避社会责任。两头都要占,显然说不过去。

  政府也应对相关数据库的商业化运作进行规制,降低学术分享和传播的门槛和知识获取成本。同时,高校之间学术资源的共享平台和机制也有待加强,目前已经有一些学术资源共享平台,实现了免费的检索、下载。当有了可供替代的平台,知网也就会收起它的强势。

他们发现,这貌似年轻的英俊少年,不知是那根神经搭错了线,这个小家伙虽然成功地就下了他们,解除了禁锢在他们身体之上的禁制,但是现在还倔强地挺立在那里,不言不语,就像是在等待预想中的危险降临一样。这太让他惊讶了,真如苏大聪所言,幻境内还有一名修士,他的年纪都足有三四十岁了,不过散发着龙跃六境的气息,却淡定自若,丝毫没有因为被发现而失色。

左边魔尊,上前,道“卑职有罪!”滔天真元巨浪直接笼罩到了他的身上。“少侠,只要你能说出那一尊九爪金龙是本尊本像,你就赢了?”幻境之内,独远话语一落,一道巨音从虚之中传了出来。

本文链接:http://mslideas.com/2019-02-13/33464.html
编辑:杨坚
新闻
健康
人物
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