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合杭高速铁路安徽段开始准备铺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证券 > 正文
2019-02-20 12:54:54  乐发生活网
商合杭高速铁路安徽段开始准备铺轨 河北香河:融入京津冀 激发新动力 茅子俊 面对落差,善于自我开解

“是我的画像!”无名说着示意廖青轩和清歌小声点。就在此时,麻烦接踵而至,从后面慢慢聚集了两具古尸。他们穿着极为古老的服饰,最起码也是近古以前死去的大人物了,肉身还保存的较为完好,只有少数地方露出白骨森森,骨头上面闪烁着银色光点。至此,无名终于意识到想要获得一些感悟,就得更加激起他的好胜心。

无名在惊讶的同时,突然那七色彩球也突然颤动了一下。杨立他们在这边的动静很大,不经意间招来了几个修士。起初,修士还是在远远的观看,后来,修士当中站出来一位,朝着杨立他们大喝:

  河北香河承接产业转移,寻找增长亮点

  融入京津冀 激发新动力

  核心阅读

  一个地处北京、天津之间,距离北京中心城区仅45公里的县,发展空间有多大?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出台,让河北香河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北京疏解的石材市场,香河不仅接过来了,明年的年销售收入还有望破百亿;布局机器人小镇项目,凭着过硬的服务质量,100多家企业签约入驻;凭借区位和交通优势,健康养老产业蓬勃兴起。

  近日,记者来到位于河北省香河县安平镇的石材城,运货车辆进出不断,商家忙着迎客、洽谈。很多人不知道,这个红红火火的石材城是从北京整体搬迁至香河的。

  香河县位于北京、天津之间,京东运河之畔。近几年,香河县紧抓京津冀协同发展重大机遇,充分利用区位优势,在服务京津的同时,也为自身的发展创造了源源不断的动力,成为发展新引擎。

  承接产业转移,注入经济增长新动能

  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出台后,为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曾经坐落于北京市朝阳区的西直河石材市场,整体搬迁至香河。

  彼时,西直河市场聚集了近5000家石材企业,众多“小、乱、散、差”的石材加工企业压得周边环境、交通喘不过气来。

  搬迁之后发生了哪些变化?原有的露天市场改造为室内市场,并且新建了成品工艺展示区、石材大板展示区、国际石材会展中心、配件配套综合服务区等区域,实现了转型升级,现已成为我国北方最大的石材市场。

  搬迁过程中,香河当地政府在商户证件办理、税收优惠、子女入学等问题上都以最快速度办理,帮助石材城和商户解决了许多难题。

  “我们在香河的营业面积由原来的500平方米扩大到现在的2000多平方米”,香河石材城经营户王助山说,“变成室内市场后,档次上去了,顾客也舒心了。”

  如今的香河石材城,建成了京津冀地区石材展示交易平台,集消费者“一站式采购”及批发商“关联采购”为一体,形成了大规划、大配套、大集群的新一代体验式市场。

  协同发展不仅促进了石材城的转型升级,也为香河当地的经济增长注入了全新动力。据了解,目前香河石材城的商户已实现平稳经营,商户的营业额与在西直河石材市场时已不相上下。到2020年,香河石材城年销售收入有望突破百亿元。

  布局高端产业,打造创新发展新高地

  走进位于香河机器人小镇的尼玛克焊接设备公司,整洁明亮的车间中,工人们正在对机器人焊钳进行组装生产。2016年8月入驻香河后,该公司产能较原来提高了1倍,目前年销售额已经超1亿元。

  机器人小镇的建设发展,是香河县积极融入京津冀协同发展大局、实施创新驱动战略的显著标志。

  随着协同发展的深入推进,香河县在招商引资中更注重招商“选资”和“务实招商”理念,紧盯高端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两大主攻方向,着力加快现代产业体系建设,大力开展精准招商、定向招商、产业链招商,并狠抓投资率、容积率、贡献率等控制指标。

  机器人小镇项目是一座现代化的“园中园”,园区重点围绕机器人研发设计、关键零部件、本体、系统集成、后端服务等核心环节,通过全产业链招商引资,目前正在加速形成极具影响力的机器人产业集群。

  2017年6月,专注于机器人末端执行工具的研发和制造的企业DD美国独资公司ATI工业自动化公司签约落户香河机器人小镇,这也是该公司在中国投资建设的首个工厂。2018年5月,世界喷涂机器人行业领先者安川都林香河分厂正式投产。

  借助机器人小镇的蓬勃发展,香河县也重点引进相关产业,瑞盛3D打印产业园完成一期主体建设,中国工程院卢秉恒院士工作站和中航天地激光、西安智熔等一批优质3D打印项目签约入驻,全县3D打印产业呈现出产学研一体发展的良好势头。

  作为对接京津的重大高新技术项目之一,香河机器人产业园将全面对接北京和天津的高校院所的研发和技术优势,在机器人产业的技术研发、人才培养、产业化应用等多方面展开探索。

  在项目落户的同时,香河县全面提升服务质量。项目建设中,香河县严格实行县级领导分包重点项目责任制,对项目审批过程、办理进度、收费事项全程跟踪记录,严格问责问效。形成项目建设投产、批复落地、意向储备的梯次性发展格局,并及时化解项目在手续报批、用地以及水、电、气等配套供应方面存在的困难,保证项目顺利推进,打造新的经济增长点。

  据了解,以机器人全产业链招商建设为主的机器人小镇,三年来已签约入驻企业135家。

  强化民生建设,健康养老产业兴起

  “太极、瑜伽、八段锦……这一年能学到的新东西不少!”今年78岁的张福祥是北京某企业退休的老人,也是最早一批入住香河大爱书院?养老中心的北京老人之一。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背景下,健康养老是能实现三地供需衔接、优势互补的产业领域之一。

  香河处于京津、京唐重要交通节点,距北京中心城区仅45公里,区位、交通优势非常明显。近年来,全县发展势头良好:生态治理方面,短期内县域生态环境迅速得到改善,绿化率从22%提升到42%;产业发展方面,已构建涵盖现代服务业、高端制造业、现代农业的产业体系。

  据悉,香河县引进的大爱城养老项目,凭借区位和交通优势,通过多元化养老产品体系的建立与配套设施的完善,直接承接养老非首都功能的疏解,在社区内实现机构养老、社区养老、居家养老。

  大爱书院?养老中心内规划了独立生活区、协助生活区、专业护理区与记忆照护区等区域,提供全生命周期、专业科学护理的养老服务,通过“医疗、养生、健康评估、定制护理”等特色养老服务,享受一站式无忧养老生活。

  如今,走进大爱书院?养老中心,老人们聚在一起喝茶、下棋、聊天……书院的大厅里展示着日常文娱活动安排,上午:太极柔力球、钢琴教学;下午:手工制作、交际舞、瑜伽训练;晚上:健身、游泳、棋牌……此外,还有书法、绘画、园艺、花艺、摄影、葡萄酒品鉴等上百种课程,为老人们提供丰富愉悦的精神生活。

  目前,已有超过200名来自京津的老人在这里居住生活,平均年龄高达81岁,最高龄的有96岁。

  李 翔

如果能够看到石暴脑中的情形的话,就会发现:五旬男子说完话后,后台鱼贯而出了两名女子。

  茅子俊 面对落差,善于自我开解

  在近期热播的电视剧《皓镧传》中茅子俊饰演秦王孙,外表看似温柔儒雅,风度翩翩,却心机颇重。他虽然作为质子被扣赵国,受尽颠沛流离之苦,却巧妙地借用吕不韦之手一步步登上秦王宝座。

  该剧播出后,对于很多人拿《皓镧传》和《延禧攻略》做比较,茅子俊说二者其实风格完全不同。

  入行已经近十年的茅子俊坦言,其实自己早几年拍戏更多是为了“生活”DD从刚演戏就收获了一波粉丝,到经历长达半年多的时间无戏可拍,一直把自己心态调整得很好的他,也不忘自我调侃,“其实那些都是虚的,我是个很善于开解的人。”

  新鲜问答

  新京报:会担心《皓镧传》被拿来和《延禧攻略》做比较吗?

  茅子俊:《皓镧传》和《延禧攻略》是完全不同风格的,没有太多可比性。我觉得于(正)老师的作品从来不会重复,因为他觉得重复是没有意义的。

  新京报:你入行到现在经历过所谓的低谷期吗?

  茅子俊:我记得有一段时间差不多6个多月没戏拍,就会有一些着急。那是我来到北京的第三年,我自己倒是没什么压力,主要是父母总说,你怎么还不去工作。

  新京报:所以你更享受不工作的状态?

  茅子俊:不不不,我其实挺喜欢工作的,比如我在横店每天5点钟起床,洗个澡6点半到化妆间开始化妆,晚上拍完戏收工,看会儿剧本睡觉。拍戏能够让我的作息变得正常,如果不拍戏,我可能就不知不觉到12点还没睡,是拍戏拯救了我的作息。

  新京报:现在的娱乐圈会有各种形式的出道,更多非科班出身的人涌入到这个行业里,你会觉得这是种压力吗?

  茅子俊:这个我真的不太了解,因为我家没有电视机,我也不看电视,网上的信息也很少看。我知道某档选秀节目比较火,但,这就是一个很自然的现象吧。

  1 为赚零花钱大学抽空拍广告

  茅子俊从小就是一个自律性很强的孩子,“一般回家先把作业做完,再去玩。”他学习一直很好,高中还考进了省级重点中学的“竞赛班”。“我不太偏科,各科成绩都差不多。就觉得把自己的功课做完,大家都省得麻烦,玩也玩得更痛快,所以也没人说让我怎么样,父母也不是特别管我。”

  因为身处“竞赛班”,所以在学习上的竞争压力还是挺大的,“我当时在‘生化竞赛班’,是专攻生物跟化学的。特痛苦,因为每个人哪怕是下课时间,都是在座位上做竞赛题,即便是上体育课,大部分同学会上到一半跑回教室做习题。”茅子俊的压力主要来自于这些同窗,“大家成绩都特别好,如果我成绩不好,会觉得很丢脸。”

  虽然学习成绩不错,但茅子俊从来都没有长远的规划,比如未来自己会做什么,“高中三年只是希望最后能考出一个好分数,以后干什么都没想过。”

  正因为高中太辛苦了,考上大学后,茅子俊就彻底放飞自我了,“等到期末考试前一个礼拜,晚上也不睡觉,就躲在厕所里补课,突击。”

  除了对未来没有规划,茅子俊对自己的生活花销也从不规划,“我经常是把我妈给我的一个月生活费,一个星期就花完了。”花完就跟同学们借,借到不好意思了,就去和姐姐要。

  恰逢此时,有个朋友推荐茅子俊去拍广告,其实最开始茅子俊也没觉得自己能行,就是想赚点零花钱。“第一次是去安徽拍啤酒广告,大概给了我600多。就是在一个办公室里,让你喝酒,这就是唯一的印象了。”后来,业务慢慢多起来,茅子俊经常偷偷出去拍广告,“晚上都是爬窗户回的寝室。”

  2 入行就和林心如演对手戏

  拍广告期间,茅子俊签约了经纪公司。某次,公司说横店要拍一部戏叫《美人心计》,需要一个长相帅气的皇帝,“他们问我能不能去,我说可以呀。”到了横店,见了副导演,“他看了一下,就说行,用他吧。”

  稀里糊涂进了影视圈的茅子俊最初也懵,之前拍广告的经验几乎全都用不上,“完全就是两个行业。”《美人心计》里,茅子俊总共有四场戏,一场是打戏,两场是和林心如的对手戏。“一上来,就让我拍打戏,我就胡乱打一气。”也正因《美人心计》,他结识了林心如。

  戏拍完了,茅子俊就回学校继续准备毕业论文,并且一如既往地拍着广告,“毕业典礼的前一天晚上,我还在外面拍广告。我是半夜12点跑回来,睡了几个小时换上学士服,去参加的毕业典礼。”

  后来,林心如的公司筹备《倾世皇妃》,“她说我可以来试试演她弟弟,我就来了北京。”茅子俊也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从而签约了林心如的公司。2015年约满后,他转签了新公司,“我觉得换了一个新公司是一个新的开始,既然你做演员,就要做出一点成绩来,要对自己负责,对你的粉丝负责。”

  3 曾接过一些“不太行”的戏

  刚开始拍戏时,茅子俊一直认为只要是演员,拍完一部戏就应该会有人喜欢,“后来才发现是我想多了。”

  那会儿,茅子俊刚拍了《宫锁心玉》,“播出后确实还有挺多粉丝的,还收到了湖南卫视的邀请,让我去参加一档真人秀节目,但是我当时没有概念啊,也不知道什么是所谓的‘火’。”

  在那之后他也拍了一些没有反响的电视剧,“我心态上还可以,也没什么落差,因为我觉得其实那都是虚的。我是一个挺能自我开解的人,非常能。”

  经过了这些年的磨炼,茅子俊自称现在对每一部戏的预判非常准,“有时候,我自己选的剧本和角色,想着一定能被大家喜欢,结果出来的确是。有时觉得这个角色演了还不如不演,最后的结果也证明了一切。”

  他承认,以前也接过一些自己觉得“不太行”的戏,“但现在我觉得人还是要多为自己考虑一点,放飞自我一下挺好的。”

  比如《皓镧传》中茅子俊饰演的角色,就是他非常看好的。“他是一个非常有智慧、有谋略的人,前期温文儒雅,后期变得腹黑,是有转变的。”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杨立还真是佩服这株星斑草,不是佩服它叫那个怪物及时保护他,而是佩服它在那样巨大的脚掌中还能够安之若素,处之泰然,要是换作杨立呆在那中间的话,闻着浓重的臭味,恐怕早就吐了!黑袍女子诧异的眼神也转向了小白人,杨立再次皱了皱眉,要不是血魔对此人推崇备至,他恐怕也要打退堂鼓了。“七百三十两!”石暴前方隔着数排座位的一名书生打扮的青年,不待瘦弱汉子说完话,就举手喊出了报价。

本文链接:http://mslideas.com/2019-02-12/92763.html
编辑:谢陶
德甲
新闻
家具
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