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应该由妈妈带?日本自民党议员发言引争议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图片 > 正文
2019-02-24 09:30:02  乐发生活网
小孩应该由妈妈带?日本自民党议员发言引争议 人大代表赵会杰:找到好出路 带动全村富 娱乐圈“尬吹”蔚然成风 但一片树叶不能独自变黄

力量所过。滔天巨浪,江面之水啸,炸为粉埃,就连远处江面之上那若磐石的暗礁连基石都被炸去三分,炸飞到了半空沦为了粉末,视乎这数百丈的中心区域,所有的一切都在一团白色刺目的红白光之中,炸为了虚无,都是那么的消失了,毁灭了。石府管家说到最后之时,一会摸着胳膊,一会又摸着大腿,生怕石暴听不明白似的。面对着这斩来的巨剑,这百丈魔影没有半点退却的意思,骇人的手掌直接朝着那雷霆巨剑拍了过去,一声脆响,那紫色的剑身竟然裂出了几道缝隙,无名不由自主的身子一震,脸色也随之微微一白。

石暴似笑非笑地看着巨蛋生物,目露询问之意。他一语成谶,秘宝真的在弄霞谷显现,几乎绝大部分修士都涌入到了这里,让他们两人在拦天岭白白苦等了很久的时间。

  赵会杰代表DD

  找到好出路 带动全村富(新思想基层结硕果?我当代表这一年⑦)

  赵会杰(左)在走访村民,了解情况。本报记者 张 枨摄

  火红的灯笼、铿锵的锣鼓、错落有致的民居……

  元宵已过,走进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松山区大庙镇小庙子村,依然能感受到浓浓的节庆气氛。

  “我是20多年前嫁到小庙子村的,没想到日子变化这么大,更没想到能和习近平总书记面对面交流!”回想起一年前的场景,小庙子村党总支书记赵会杰仍很激动,“这一年,我们村又发生了很多变化,今年全国两会,大伙儿让我给总书记捎句话,希望他能来小庙子村看一看!”

  总书记对村里事问得很细

  去年3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赵会杰向总书记介绍了小庙子村发展情况。

  “我发言的时候,总书记一直面带微笑,不时插话。”赵会杰回忆说,“总书记对村里事问得很细,是水浇地吗?通了自来水吗?看得出,他对农村非常了解,对我们农民也非常关心,我听了心里暖暖的!”

  “总书记这么牵挂咱们,咱得干出个样子。”一年来,赵会杰带着村民搞起了特色农业。“这一年村里变化可大了!”赵会杰掰着手指头介绍:新建150亩设施农业冷棚和2700亩膜下滴灌设施,新修4.5公里环村路,乡村主干道装上了路灯,给村校操场铺上了塑胶跑道,村里建起防渗防漏的垃圾填埋场,还建了民俗馆和乡村旅游接待中心……

  “看得见的变化很大,看不见的变化也不小,比如,村民们找致富门道的多了,对集体的事也更上心了。”说起这些,赵会杰觉得“一年的辛苦很值”。

  口袋更鼓了环境更美了

  乡村振兴要靠产业,产业发展要有特色。赵会杰介绍,去年,小庙子村通过土地流转,新建了一批设施农业冷棚,反租倒包给村民种植错峰西红柿,每个棚为村民增收8000多元。

  去年9月,小庙子村100盏路灯安装完成。亮灯那天,村民们三三两两坐在灯下聊天。“欢声笑语,那场面我一辈子都忘不了!”赵会杰说。

  在小庙子村,家家门口都有一个分类处理垃圾箱。赵会杰介绍,去年村里总共发放500个,还新建了一个防渗防漏防二次污染的垃圾填埋场。

  “大伙儿爱护环境的习惯正在养成,垃圾分类的意识也越来越强。”赵会杰说,“好环境谁不喜欢,可好习惯需要培养。今年两会,要是有机会,我一定跟总书记说说这事儿!”

  看身边事,听百家言。今年两会,赵会杰想围绕农村种植养殖污染治理提出相关建议。“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这方面我最了解。”

  扶贫要下“绣花功夫”

  “赵书记啊,可把你等来啦!”走进村民张淑玲家,她一把拉住赵会杰的手,连声道谢,“多亏了合作社把桔梗送到家门口,让我在家也能有事干、有钱赚!”

  以桔梗为主的中药材种植是小庙子村的传统产业。张淑玲因为平时要带小孙女,没法外出务工。村合作社就把桔梗送到她家门口,她把桔梗去皮后,合作社再来收走。“桔梗直接卖很便宜,但去完皮能卖到八毛钱一斤,收药材的季节,一个月能挣七八千元呢!”张淑玲说。

  低保户庞国文患有关节炎,行动不便,也在合作社的帮助下增加了收入。“总书记提出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这就需要我们下一番‘绣花功夫’。”赵会杰说,“作为基层干部,我们必须带着感情做好工作,因地施策,因户施策,这样扶贫工作才会更有效。”

  小庙子村有建档立卡贫困户51户104人,两年脱贫36户70人,今年将全部脱贫。“人人想做事,个个有事做,脱贫致富的步伐就会大大加快!”赵会杰说。

  曹树林 邝西曦 张 枨

“师傅,这血池到底是何来历?”无名指着血池问道。旁边有数名老古董路过,耳目聪敏,立刻就听到了这宗讯息。

  周末侃

  一片树叶不能独自变黄

  张静雯

  观察演艺圈数年之后,我对该行业的“尬吹”风气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但也难免不时被闪一下。比如有一次,读到一篇宣传某花瓶女演员的文章,说“演技巅峰永远是下一部戏”,立马就惊了:小姐姐,咱怎么也得先拥有演技,再考虑巅峰的事儿吧?

  不过,你可别小看这些徒有流量的明星,他们谁还没个“国际奖项”傍身呢?只不过,单是“伦敦华语电影节”“意大利中国电影节”这样的名称,就能让人嗅出猫腻。

  自娱自乐的把戏,大可一笑而过,认真你就输了。可当正经八百的博士学位也被拿来点亮明星光环,事情就起了变化。

  演员博士翟天临日前出来道歉了。作为演艺圈为数不多的博士,翟天临前脚刚喜提北大光华学院管理学博士后录用通知,后脚就喜提一连串质疑学术造假的热搜,最后只好低头示弱,申请退出博士后工作。

  老实说,最初了解到事情的原委之后,最困惑我的问题是:现在的演员怎么也这么执拗于学历了?本专业的博士念完还不够,非要再跨界做个博士后,他们的行业,好像不考核这项KPI吧?

  说来也不奇怪,演艺界似乎有这么个“门派”,酷爱扮演“文化人”,主要表现包括把微博字体改成繁体字、抄录伪名人名言等等。不愿意舍弃密集的工作、潜下心读书学习,又有“两开花”的精神追求,想来想去,只有这种捷径可走。

  翟天临那点儿事儿,是大家吃到快反胃的开年大瓜,前情提要就不用说得太细了。

  起初,一个粉丝出于单纯的膜拜,问翟天临的博士论文能不能在知网上搜到。没想到,翟博士下意识的一句“知网是什么东西”,牵扯出背后的草蛇灰线:翟天临没达到博士毕业的硬指标,即在C刊发表论文,但却顺当毕业了;唯一可查的已发表论文,区区三千字,至少40%都是抄的;再往前追溯,翟天临的硕士论文查重结果也不容乐观。

  在“博士的诞生”这档“节目”里,翟天临简直开挂,冲破重重硬伤,一路“带病通关”。

  很多人借翟天临一事反思学术评价体系,反思唯论文的考核标准。这些都很正确,但总觉得有些怪怪的。抄袭不可恕,和考核标准无关。再说,在翟天临的处境里,层层考核几乎悉数失守,不管规则长啥样,他应该都能轻松绕过。

  可翟天临还是让我不自觉地想起南京大学前博导梁莹。梁莹是典型的唯论文评价体系下开出的奇葩,靠着炮制大量论文,她高效晋级,迅速斩获包括青年长江学者在内的头衔。尽管在学生间恶评不断,但要不是去年被媒体发现心虚撤掉大量已发表论文,她还安稳地做着教授,享受光环加持。

  “翟博士的诞生”和“梁博导的诞生”,走的是全然不同的路径,但却都显示出了赢者通吃的特征。梁莹“赢”在炮制论文的过人“天赋”上,步步为营,说白了靠的都是这项单一技能,然而这谈不上真才实学。至于翟天临,他的技能条本和学术无关,却仅仅凭着那点明星效应一路绿灯。

  你说和他们相关的学校、机构,当真对他们的真实水平一无所知么?对那些东抄西凑的炮制伎俩,当真蒙在鼓里?各怀心事,各取所需,大家都开心,何必要戳穿。

  “一片树叶,除非得到全树的默许,不能独自变黄。”用教育部的回应解释纪伯伦的这句诗,就是“不能只查翟天临”。

  从吃瓜群众的角度看,翟天临的这场“大戏”里,最惹眼的并不是翟天临,而是他无意中“引爆”的那些事。

  如果只说一句“贵圈真乱”,就消解了严肃的本质。哪个圈子都不是独立而封闭的,蝇营狗苟诞生,整个社会范围内的公平都会被蚕食。

  对了,你可能注意到了,前文提及翟天临的道歉声明,我用的词是“示弱”,因为字里行间读不出多少道歉的意思来。绕来绕去,就是不坦白承认学术不端,连他抄袭的对象,也被暧昧地模糊成了“被我影响的相关论文作者”,可以说很油腻、很“社会”了。

  很多时候,“油腻”与“社会”,恰是很多人混得风生水起的通行证。愿这张通行证早日作废。

一片树叶悄悄然然的从天空飘落而下 ……超级战船之上,黑衣少年一双血目阴冷的看着独远,冷言道“哼,你..你...是什么人?”后来,虎鞭是献上去了,杨立也如愿以偿被族长送去了流云谷,也算是找到了一个所谓的好出路。

本文链接:http://mslideas.com/2019-02-12/68700.html
编辑:晋穆帝司马聃
生活
教育
家电
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