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领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精髓要义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手机 > 正文
2019-02-23 02:09:56  乐发生活网
系统领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精髓要义 新华国际时评:呵护中国科幻走向世界的每一步 关晓彤表演《千手观音》惹著作权争议

每一个僵尸都手持长矛长戈,身着铁衣,材瘦小而修长,通体黑色长毛,面目狰狞可怕,两只獠牙泛着幽光,阴气密布,让人看了不寒而栗。他突然内心一紧,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块石料中像是包裹着一尊活着的生灵,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团光影在其中灿然发光,于这一刻开始苏醒了!独远,见此,于是,道“我们出发了!”

“杀!”到处都是喊杀声震天,到处都是阴兵铁骑的身影。“从来没有人敢单凭肉体去触摸那法则碎片,但是他居然敢,英雄出少年呀!”

  新华社北京2月22日电 题:呵护中国科幻走向世界的每一步

  新华社记者 韩梁

  《流浪地球》又传来好消息:近日,美国流媒体巨头奈飞公司买下这部电影版权,打算将其译成28种语言在190多个国家播放。

  作为美国最受欢迎的影视网站之一,奈飞“牵手”《流浪地球》表明,这部呈现“宇宙级乡愁”的大制作,具备商业价值和全球传播潜力。

  《流浪地球》逾40亿元人民币的全球票房、不俗的海外口碑证明,中国科幻的产业化、影视化正在迈开令人期待的步伐。中国科幻电影迈向世界的新步伐,值得鼓励和呵护。

  英国《金融时报》撰文称,中国电影制作预算不断增加,并且有信心驾驭好科幻这种被好莱坞垄断的电影题材。美国《纽约时报》认为,中国在太空探索、制作科幻电影上都有“后来者居上”之势。被科幻迷奉为“卡神”的美国导演詹姆斯?卡梅隆也在社交媒体上力推《流浪地球》。

  《流浪地球》的广受欢迎,是中国科幻电影的良好发端,为中国科幻电影实现更高质量的产出探索了路径,也增强了中国科幻电影创作者与世界一流同行竞争的信心。

  中国“科幻热”传导海外、引发世界“同频共振”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于,好故事可以超越文化藩篱,展现共通人性,拨动共同心弦。

  正如好莱坞知名导演雷尼?哈林所说,“真诚地讲好一个具有文化价值的故事”至关重要,关键在于保持文化独特性的同时,找到与全球受众的契合点。《流浪地球》对人类共同命运和未来家园的思考引发中外观众共鸣。

  从中国作家两度摘得“雨果奖”,到海外学界开始关注科幻“中国流派”,再到《流浪地球》国内热映并走向海外,中国科幻故事中蕴含的中式审美意趣和思想价值,传递的文化深度和精神厚度,让越来越多全球受众看到了不同于好莱坞以及西方世界的叙事风格,展现出独特的东方魅力。

  面对人类共同灾难,不计个人得失,携手应对挑战。对海外受众而言,《流浪地球》中这种对故土家园的眷恋,对人类共同命运的体察和担当,在宇宙的宏大时空背景下,带给人耳目一新的启示。

  这正是世界视野下的中国科幻和中国文化产业带给我们的又一启迪:一个多元的世界,应该摒弃狭隘的单一视角,拥抱更加丰富的价值观,方能激荡更多的灵感和思考,呈现更加绚烂多彩的文化图景。

  人们期待,不久的未来,中国科幻能以更具创新力的表达,展现中国人独具的文化价值和精神气质,为世界提供更丰富的审美可能,讲出更精彩的人类故事。

再说了,石某也根本就没有跑远嘛,就在那小荒洞中修炼,你阿诚指挥官要是急着用钱,就不能摇摇铃,通知我一声啊?!大个子心里暗自恼恨,不知道是哪辈子修来的福,自己的修为虽然远高于小个子,却处处要为小个子操心费力还要贴补费用,要不是他生下来就同杨立本人长得一模一样,而且心神相连,他早晚也想脱离杨立这个团队,而逍遥自在地过自己的生活去了。

  关晓彤表演《千手观音》惹著作权争议

  □ 本报记者 张维

  如果不是关晓彤和浙江电视台,或许很多人还不知道,想在电视上或其他与营利有关的场合表演《千手观音》,可不是只要有舞蹈天分加以勤学苦练就够了,还需要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著作权方的“授权”。

  注意,授权者必须是法律意义上的著作权方。关晓彤和浙江电视台就是因为没有搞清楚真正的著作权方,而惹上了侵权争议。

  目前,随着浙江电视台的一纸致歉声明,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但是,这件事带给社会的反思才刚刚开始:我们习以为常的事情,却早已踩了侵权的边界。

  被李鬼忽悠了

  自带话题流量与热度的关晓彤,本身就是热搜榜上的常客。

  这一次,她与浙江电视台“王牌对王牌”节目的组合搭配,再次将自己送上了热搜,不过,却是与一个刺眼的词放在一起,即“侵权”。

  2月15日,浙江卫视官微发出“王牌对王牌《千手观音》节目预告”,从中可以看到这位95后人气花旦身着金光灿烂的舞蹈服,现身于“王牌对王牌”节目,与心灵之声残疾人艺术团共同再现春晚经典舞蹈《千手观音》,以致敬经典。

  就在粉丝们的一片欢呼与期待中,不和谐的声音不期而至。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称,“舞蹈《千手观音》的编导是张继钢,著作权人是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未经许可的演出,已经涉嫌侵权了。”

  当天节目播出一个小时后,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再次发表声明,直接@关晓彤和浙江卫视称:“你们被李鬼忽悠了”。艺术团称自己拥有舞蹈《千手观音》版权,关晓彤与心灵之声残疾人艺术团表演的《千手观音》未经著作人授权许可。并再次强调,舞蹈《千手观音》编导为张继钢导演,而非节目组字幕中标注的茅迪芳,并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次日,浙江电视台“王牌对王牌”节目组已发表致歉声明称,已与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积极取得联系,双方正在良好协调中。节目组也解释说,关晓彤领舞表演作品《千手观音》是著名艺术家、舞蹈编导张继钢先生创作,并在节目播出中特别作了介绍,字幕“编导茅迪芳”则是指茅迪芳老师指导了节目排练。

  浙江电视台看似已然对著作权人有所了解,不过,关晓彤对于谁是著作权人显然并不知晓,关晓彤爸爸关少之前在微博上晒出的女儿后台照片中,关晓彤与茅迪芳的合影就在其列。

  版权归属明确

  著作权人究竟是谁,为什么在这个看似如此简单的问题上,相关方面犯了糊涂?

  十多年前的一场《千手观音》著作权纠纷案件随着这次争议浮出了水面。

  2005年春晚,《千手观音》在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上一经亮相,即给人以视觉的享受与心灵的震撼,21个平均年龄21岁的聋哑演员将这一舞蹈演绎得天衣无缝、美轮美奂,赢得了全国观众“激动、流泪”的评价。

  随着《千手观音》的大火,其究竟是谁的作品,也惹来了争议。2006年9月,茅迪芳以舞蹈《吉祥天女》著作权人的身份向北京市海淀法院起诉,称张继钢的《千手观音》与《吉祥天女》构成了实质性相似,要求法院判令停止侵权,赔礼道歉并赔偿损失。

  在案号为(2006)海民初字第26765号的民事判决书中,海淀法院最终认定《吉祥天女》和《千手观音》不构成实质性相似,据此驳回了原告茅迪芳的全部诉讼请求。

  据该案代理律师周公正所说,这一案件应该是我国法院判断两个不同舞蹈作品是否构成抄袭的第一案。在本案中,法院首次确立了判断舞蹈作品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的法律标准。在本案之前,舞蹈作品的侵权案件大多是简单的直接复制,判断侵权与否一目了然;但两个独立舞蹈之间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或抄袭,无论在法学界还是舞蹈界,无论是理论界还是实务界,均没有一个判断标准。

  无论如何,这起案件至少确认了《千手观音》的著作权人并非茅迪芳。海淀法院在此案中认定的证据清晰表明:北京版权保护中心已于2005年为艺术团颁发了12人表演版以及21人表演版《千手观音》的作品登记证。两个作品登记证书中作者均为“张继钢”,著作权人为“中国残疾人艺术团”。

  关晓彤应无责

  那么,在此次事件中,关晓彤与浙江电视台是否侵犯了《千手观音》的著作权呢?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庭长姚兵兵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判断是否侵权,首先要看著作权归属,其中的各项具体权利,如编导、表演者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等,都需要根据事实来确定。“未经著作权人许可表演当然属侵权行为,但要区分不同的权利内容。”

  姚兵兵同时指出,此类表演可能还有借鉴、摹仿的问题,如果形式有相似之处,还要看是否两部作品构成实质相同,“这也就是著作权的思想和形式二分法为基础的内容了”。

  “经授权才可使用,是我们应当从这一事件中所应当认识到的。而不论是何作品形式,只有权利人享有权利,都需经权利人许可才行。”姚兵兵说。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说,舞蹈千手观音的知名度和美誉度都比较高,因此很多机构或个人喜欢进行表演或模仿,但是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不足,或者考虑到侵权成本不高,而未从权利人处获得授权。

  广西知识产权发展研究院院长齐爱民教授认为,根据目前媒体所报道的情况以及浙江卫视发表的声明来看,基本上可以认定浙江卫视已构成侵权。浙江卫视应当停止侵权,即停止播放此节目、消除影响并向中国残疾人艺术团赔礼道歉,同时通过协商等方式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但侵权责任不应扩大化,即作为参与节目表演的关晓彤等相关演员,并非侵权责任的承担主体,节目的制作方浙江卫视对关晓彤等演员表演的《千手观音》节目负侵权责任。”

  “包括舞蹈在内的很多文艺作品的创作非常不易,他人应该对权利人的知识产权给予充分尊重,依法获得授权,而不是任意表演或模仿,否则需要承担法律责任。”赵占领说。

  姚兵兵特别提到,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规定的合理使用(在本事件中即免费表演),不认定为侵权的情况,其中规定,为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等等,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权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权利。

  “当然电视节目一般都是营利性的,特别是有电视广告收入。”姚兵兵说。

  缺乏预警制度

  值得注意的是,浙江卫视此次的《千手观音》涉及侵权,也并非偶然。受访专家指出,现阶段来自电视台的大量综艺节目常常成为著作权侵权的嫌疑者。

  此前,音乐类综艺《明日之子》在音乐、舞美等方面多次陷入侵权“风波”。第二季开播前夕,歌手毛不易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演唱了音乐人李志的作品《关于郑州的记忆》,被李志状告侵权。随后,在第二季第四期的节目当中,选手黄翔麒演唱时所用舞美也被指抄袭2018年2月3日林俊杰“伟大的渺小”线上新歌演唱会《黑夜问白天》舞台地面屏幕视频素材,《明日之子》官微也承认抄袭并发文致歉。

  除此之外,2017年1月,在综艺节目《歌手》中,迪玛希在节目中和《“文化中国 四海同春”全球华侨华人春节大联欢》汇总未经授权使用了《歌剧2》的词曲权利,原唱俄罗斯选手维塔斯向湖南卫视发送律师函。随后2月,张杰同在《歌手》中翻唱了歌曲《默》,版权方高晓松发文斥责湖南卫视侵权。而目前已经制作五季的《中国好声音》也分别在2012年8月、2014年8月、2015年10月,因歌手演唱歌曲未获得版权方许可遭到诉讼。

  齐爱民说,电视台综艺节目之所以屡踩侵权红线,归根到底,是由于我国电视综艺行业缺乏相应的知识产权预警制度,大多数电视台没有知识产权顾问和法律顾问,没有专业的知识产权管理部门和法务部门,缺乏对节目内容的知识产权审查机制和法律审查机制。

  齐爱民认为,我国电视影视行业应树立知识产权意识和法律意识,设立知识产权管理部门,建章立制并尊重和执行,及时对知识产权问题进行预警防范,防止因一味追求商业利益而忽略法律底线的行为,从而避免因知识产权侵权给自身财产、名誉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

  制图/李晓军

沿途越来越大,再次狠狠席卷道路之上的一切,往独远飞击了过来。飓风之大一经现身,那一片龙卷风的暴风眼中,始终是有一个巨大塌陷空间,一个不小的虫洞。这足以想象这一道飓风的破坏之力是多么的强大。杨立虽然此时并没有意识,但他本能的反应还是有的。在这样剧烈的气息翻滚之下,他的小腹部时而鼓起时而瘪下,远远看去仿若是发了羊癫疯,真像是在不停抽搐。石某已是将《剞劂刀法》熟记于胸,再将其带在身上,反而是有些累赘之感,还是请尉迟快快收起吧。

本文链接:http://mslideas.com/2019-02-12/34623.html
编辑:龟井芳子
体育
教育
女足
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