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贵写字楼市场:香港中环再次问鼎 北京金融街全球第三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家电 > 正文
2019-01-22 04:43:55  乐发生活网
全球最贵写字楼市场:香港中环再次问鼎 北京金融街全球第三 春运“票圈”有挣扎也有温暖 宣传片《啥是佩奇》爆红 但目前并未拉动电影预售

深洞空间不过方圆数十丈,四壁皆有长明灯盏照亮,洞顶与洞底之间约有十数丈之高,一条自深洞边缘而出的通幽小道,蜿蜒曲折,一路向上,显是通向了外界光明之处。在座众人都是直管埋头吃喝,却是横眉冷目,滴酒不沾。鱼欣儿与小莲、小月及王度等人在桥头堡客栈会合之后,鱼府众人自然是大喜过望,纷纷围绕在鱼欣儿身前问长问短。

就在此兽趴伏喘息之际,年轻乞丐双手忽地前后左右一阵乱摇,莫名生物登即悲嚎一声,身体狂乱之中扭动不止。“不过今天你也是必死无疑!”邱狼冷冷的说道,“你让我彻底兴奋起来了!”

  春运“票圈”有挣扎也有温暖

  随着春节临近,春运车票的抢票高峰已然来临。在抢票大潮中挣扎的你,现在也许崩溃不已,也许焦躁烦闷,但总有一些人,在挣扎背后打开另一扇窗户,让春运“票圈”里的那些故事变得温暖人心,充满力量。

  ■杨建康(隧道建设者)

  帮工友买票 举手之劳让人心生温暖

  这是我来到大凉山的第3年。临近春节,不少工友委托我帮他们购买回家的火车票。

  2019年1月初的一天,亢天才等4位工友结束了一天的辛苦工作后,走进我的工作间,向我提出一个需求,希望我能帮他们购买春节回家的车票。这是每年春运抢票前夕都会发生的事情。

  我们的施工地,位于四川大凉山小相岭。工地上很多工友有着类似的买票困境:一些人不识字,也不了解智能手机上五花八门的抢票软件;在山里,手机信号不太稳定,相比之下,他们更信任“电脑的网速”;开车去最近的火车站也要30多分钟,他们害怕错过最佳的买票时间。

  就这样,每年帮他们买票,成了我春节前的必修课。在我的12306常用联系人名单中,大多都是工友的名字,人数满了,我删一些不常用的,添加些新人……来来回回,我也不记得一共添加了多少人,帮助了多少名工友。但看着他们得知买到车票的愉悦神情,我突然感到这些举手之劳带给我心底一股暖流。

  ■吴淼(媒体人)

  朋友组团抢票背后的幸福感

  从2013年至今,我已经在北京待了5年。每年春节回家,都要经历一场“血雨腥风”的大战。往年,我都是孤军奋战,今年,我和朋友们组成抢票“军团”,一起并肩作战。

  2018年12月30日下午,距离放票还有15分钟,我们3个人聚在楼下Wifi最好的咖啡馆中,紧紧盯着自己的手机。这次抢票,我们制定了方案:每人负责2个抢票软件,同时刷票。

  朋友的助力,帮我节省了不少精力。往年工作忙起来,我总是忘了抢票这回事,甚至会错过付款时间。等闲下来再去看时,无数个抢票软件,各式各样的加速规则,总让人眼花缭乱,不由心生烦躁。现在,我们各司其职,每天在微信中“汇报”自己的抢票进度,顺便聊聊春节回家为家人带哪些礼物,等待车票的过程也就不那么令人烦躁。

  1月4日下午,我收到朋友的信息,我们的车票已经订到!取消抢票订单后,我们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组团抢票、结伴回家,因为朋友的加入,今年春运的幸福感明显提高。

  ■高云鑫(会计师)

  爸爸妈妈就是我的抢票加速包

  2008年,我从家乡哈尔滨来到北京上大学,毕业后留在这里开始职场生涯,前后算来,经历了10年的春节抢票。

  上大学那几年,互联网购票还没普及,抢票都要去火车站或代售点排队。大三那年冬天,哈尔滨室外零下20多摄氏度,爸爸不想看着我为买票一直发愁,他带着钓鱼用的小马扎,在火车站售票窗口排了一夜才买到车票。

  上班后这几年,网上抢票越来越方便,实在抢不到的时候,我也会买机票回家。但今年有了些不同,我和父母商量着去海南旅游过节。

  去海南过春节已经是很多北方人过年的新选择,机票也水涨船高,价格更贵也更难买。年底是我工作最忙的时候,“抢票”这件事让我十分头痛。

  2018年11月的一天,我突然收到妈妈的一条微信截图DD飞往三亚的机票确认单,乘机人是我。妈妈发来一段语音说:知道你工作忙,没时间抢票,就帮你订上了。

  抢票10年,我体验到了不同交通工具和购票方式的变化,但没有变的,是那张通往家乡的“票”。有“票”才能回家,将这张“票”送到我手中的,一直是爸爸和妈妈的爱。

  ■李茗怡(化名,在校大学生)

  有男朋友在就安心

  2018年9月,我们就注册了携程、智行、高铁管家等几个软件,选了3个备选乘车车次,分享好友加速,还特意找了信号最好的图书馆一角,就盼着能抢到回家的车票。2018年12月22日早上6时,我们来到图书馆,定好闹钟,一遍遍看售票信息。可惜的是,售票开始一秒后,页面就全灰了,一张票也没买到。之后,我们连续刷了半个小时,高速抢票的图标飞转,可还是没有成功。

  尽管男友一直安慰我,但我还是有些郁闷。3天后,男友像变戏法似地拿来2张火车票,他大摇大摆地求表扬,“就说我是不是超级靠谱!”后来,我才知道,他这几天不停地抢票、打电话订票,甚至还去售票处排了很久的队。但这些,我毫不知情,很幸运我们能在最好的年华里相互陪伴。

  ■钟然(化名,销售专员)

  爸妈在等我,倒3次汽车也要回家

  很早就离开家,到北京打拼,以前还能多回几次家,如今一年最多回去两三次。家里的妹妹告诉我,姐姐你多给爸妈打电话,他们最近老是念叨你,也常做你爱吃的水煮肉片,说没准你就回来了。

  “要回去多陪陪父母,工作越来越忙,以后能有几天呢?”这念头一出来,回家的心情分外迫切。可没想到,假请了,年货买了,行李打包好了,回家的车票竟一直抢不到。为提高抢票成功率,我开始在各种群里邀请好友加速,眼看没什么效果,横下心,开通了铂金会员,收到软件赠送的1.5倍抢票加速包、5张抢票券和抢票金手指。

  看着软件上抢票次数快速刷新,我稍微安心了点。但是,刷新了3天、抢票次数显示6万多次,还是没有抢到票。白花了钱还没有票,我有点闹心,最后取消了订单,想着不能退的会员费,心里有点堵。

  爸妈在等我,无论如何都要回家。最终,我选择了倒3次汽车回家。爸妈很担心我,说这么回家太折腾了,但我要回去,因为我知道他们在等我,不管什么时候回家,家里都会留着为我照明的灯,备着我喜欢吃的饭。

  ■路仕平(天安门民警)

  在别人的抢票故事中客串

  定闹钟抢票回家,还是我4年前上大学时候的经历,这几年没有再抢过票,倒不是因为回家买票容易了,而是我已经4年春节没回过家了。

  作为一名民警的我,今年仍然要在岗位上过春节。虽然自己不再经历抢票,我却时常在别人的春运故事中客串。

  去年大年三十中午,我正在执勤,有一名大学生模样的男生将他捡到的一张北京站始发的火车票和一张身份证交给了我。那时,距车票显示的发车时间只有1个多小时了。拿着这张车票,我第一个念头是失主很可能要赶火车回家,现在一定特别着急。我立即将这个情况发布了电台广播。过了一会儿,一个低头寻找东西的女孩子出现在我的视野中,上前一问,她就是失主。把火车票递到她手中后,她激动地告诉我,春节票难买,这张票是她费了半天劲儿才抢到的,如果丢了,不仅没办法补办,回不了家,也白白经历了那些抢票的烦恼。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觉得,能和天安门广场上的大家一起过春节是幸福的。大家的笑脸,由我来守护。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温维娜 张胶 田沐冉 来源:中国青年报

据说这北野八大碗传承了百年之久,不仅仅在这大北野城地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连附近几座城市的酒楼之中,也犹若东施效颦般开始了模仿制作,只是由于食材所限,再加上厨艺水平不同,往往做的是只具其形,不具其味,大失水准,败坏了北野八大碗的名声,而在这和平酒楼中,但凡是重大宴会之时,这道北野八大碗都是毫无疑问的必点之菜,如此方可显出做东之人的品位、豪爽和大气。目睹此情此景,年轻乞丐顿即嘴巴一咧,学着当时莫名生物的声音大吼一声,接着抡起了手中长棍,向着四下里噼里啪啦地胡乱抽打了起来。

  宣传片《啥是佩奇》爆红 但目前并未拉动电影预售

  每年过年都会有很多关于团圆、亲情的刷屏内容,而电影在设置上,合家欢、喜剧、动画片都是必不可少的类型。今年是猪年,自然也要蹭下猪的热度,爷爷为孙子寻找小猪再加上团圆元素的短片自然会戳中人们的泪点,一夜之间凭借一部五分钟的电影宣传短片《啥是佩奇》,所有人都认识了这只粉红小猪佩奇。如今,电影正片未到,宣传片先下一城,硬核佩奇刷屏的背后直击观众痛点,给人以亲情的温馨触动,宣传片《啥是佩奇》对影片《小猪佩奇》的出品方阿里影业等来说或许是意外惊喜;另一方面,以空巢老人为卖点的情感营销也受到一些质疑,很多人都在问,这样一部“煽情”的宣传片究竟能不能给《小猪佩奇过大年》(以下简称《小猪佩奇》)的电影带来可观的票房收益,能不能推助它真的成为春节档的票房爆款?新京报记者特意采访出品方、院线经理和观众,了解他们的不同看法。

  票房分析师 定位受众比较模糊

  票房分析师罗天文最感兴趣的是《啥是佩奇》中运用的下沉方式做的知识普及,这确实能够突出小猪佩奇的形象,“短片的背景是在偏远的农村地区,那里很多人不知道小猪佩奇,和电影面临的状况相似,对小猪佩奇的普及就显得尤为重要,而且它很清楚要宣传的目标在于家长,因为家长才会带孩子进影院观影。

  目前面对春节档令人眼花缭乱的精彩影片,在很多调研中其实观众还没有明确自己的首选,但阿里影业之前就对《小猪佩奇》有很大信心,认为这个电影注定刷新国内动画电影市场的新形势,成为万千家庭和无数潮流人士的春节档观影首选。”

  罗天文表示,小猪佩奇庞大的全年龄段的粉丝,优质的内容兼具社交属性,不仅成为2-5岁的儿童的心头好,还是成年人热烈追捧的一个icon,但事实上这个影片的目标受众并不清晰,“《小猪佩奇》打出的是全年龄、合家欢两个概念,又想针对小朋友,也想拿下成年观众,其实定位是有点模糊的,希望把小朋友和大人弄到一块,其实目标的人群还是比较模糊,这就造成它没有同样的《熊出没》定位精准,能不能全部囊括这些观众就看动画本身的质量了。”

  院线经理 对排谁依旧犹豫

  就记者目前了解到的情况,多名院线经理表示,预告片的火爆确实带来了很正能量的影响,但目前还看不出来预售具体被影响了多少,依照以往的经验,动画片在春节档本就不会占特别多的场次,加上《小猪佩奇》预售的时候也没法和其他量级影片相提并论,明显增长现在基本没有看出来。华谊兄弟影院管理公司总部排片经理唐乐表示,“其实不会因为宣传片好不好增加排片,还是要看观众的选择,主要是有利于票房节前选择,有正面的影响。今年春节档预售已经破一亿元了,这个数据还是有多种因素,并不是百分之百反映每部影片情况。《小猪佩奇》的对标是《熊出没》,稳妥来说肯定是熊出没IP更有观众基础,但小猪佩奇变数也大,包括社会人的火爆变数还是很大的,还是让影院挺难的选择:一个是刚出了爆款和话题影片,一个是常年优秀的电影形象,前期话题虽然有讨论和影响,但最终决定走势的还是影片质量。”唐乐预判该片如果要创造20亿的超级爆款难度极大,最终应该会落到5亿到10亿之间,而宣传片影响买票的案例实际上是比较少的,“早前《地球最后一晚》的宣传营销也有类似带节奏的,但《小猪佩奇》走的路线更符合春节,但不是宣传片的好坏、火爆就能影响排片,更多的还是酿造的话题传播程度给购票带来的影响。”而到发稿时,记者从猫眼预售票方357万、5.5%排片占比情况来看,《啥是佩奇》并没有对《小猪佩奇》的预售产生明显的提升作用。

  支持观众 没有宣传片也会买票

  “它是一只猪,它爹是猪,它妈是猪,全家一窝都是猪。”抽样调查中的观众们纷纷表示,这类台词让他们看了十分窝心,但支持者还是会进影院,他们更加认同宣传片带给他们的情感认同。

  在记者的调查中,很多人都表示会买票支持这个电影,这部分人中也有一些是在没有这个短片前就会选择去观影的观众.

  观众谭逸骢就向记者表示,“其实本来猪年看猪片就是图个喜气,没有这个宣传片我也会买票支持,但是看了这个短片反而更想支持了。”

  跟谭逸骢有同样想法的观众还有很多,李楠很早之前就预订了大年初一带小孩去看《小猪佩奇》电影的电影票,她表示“佩奇”电影方这次宣传确实走心,“看这个短片的时候真的是笑着笑着就哭了,再加上整个春节档动画不多,就是佩奇和熊出没,但我的首选还是佩奇。”

  另一位本是小猪佩奇粉丝的张怡豪就表现得更“坚决了”,“短片中一听到唢呐版的小猪佩奇主题曲就泪目了,爷爷到处寻找佩奇让人感动,尤其是最后的硬核佩奇,好让人感动,这个宣传片突然让我觉得佩奇的电影好不好看都不重要了,就想给家人一起买票进去感受猪的萌和可爱,想要一些温情吧,是烂片我也认了。”

  不支持观众 本不打算看的还是不会看

  有观众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这个宣传片确实让他注意到了这个电影,但进不进影院并不会因为一个宣传片而有了决定,观众李宇就说,“因为对动画片本来就没有太大兴趣,春季档影片众多,前面排了5部电影要看,这次这个宣传片可能比有些国产电影正片都还好看,但是也不会因为这个短片就把《小猪佩奇》排到首选片单,本不打算看的还是不会看。”观众吴鑫则称“宣传片看了以后,我并不认为很多人会和我一样看了这个很暖心的宣传片就进影院,第一宣传片拍的好是事实,给人感动也是事实,但让我记住的更是要带孩子回家或者是说团聚,但具体是不是要用看电影的形式来突出团聚,我就认为还是不会那么专门地去买票。”另外,记者抽样调查的200名观众中,近半的选择并不认为预告片能够充分转换为票房,家里有三岁小孩的家长王洁就表示,“我选择并不会去看是因为客观的原因,第一我的孩子没有到看佩奇的年龄,可能会给她买些动画形象的东西,但客观是确实认为不适合她进影院看。”(记者 周慧晓婉)

“这就不管我的事情了,作为修真界的人,五灵之力你不会不懂吧?这完全是大自然的杰作跟我有什么关系。总之,我出现在这,你还得感谢我才是,你可别冤枉好龙啊?”此番这条大荒鲵被年轻乞丐追赶之下,不过片刻工夫之后,就被对方捉入了手中。是华梦涵,无名惊讶的看着远处的青色身影,不是华梦涵又是谁。

本文链接:http://mslideas.com/2019-01-13/81643.html
编辑:高艳
女性
国足
手机
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