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之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暨秦皇岛港开港120周年展览开幕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家具 > 正文
2019-01-22 04:22:59  乐发生活网
“世纪之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暨秦皇岛港开港120周年展览开幕 村主任充当恶势力“保护伞” 合伙强占集体资源暴富 《知否知否》阐述另一种形式的大女主特点

无名闻言,双眉一挑。前行了足有十数千米之远后,眼前的一幕让石暴不由得停下了脚步。与此同时,有一道奇异的彩虹在杨立身处的高空飘过。

“你真不要?那爹可还给龙伯伯了,他们家二嘎可舍不得了呢。”石暴爹拿起了蓝色大海螺,一边站起了身子,一边说道。神婆陷入沉思,姜遇在一旁相伴,没有再说一句话,这段最后的时光两个人就静默着,直到夕阳西下,一阵冷风吹来,神婆身子一颤,虚弱的连寒风都挡不住了,嘴角溢出丝丝血迹。姜遇忙扶住她,只感觉她的身体有些单薄,丝丝凄凉的感觉涌入心头,让他难以接受。

  涉黑“蝇贪”落马记
  

漫画 迦红 绘

  这个冬天,福建省厦门市海沧区青礁村原党委副书记、村主任颜鸣秋“栽”了。

  2018年12月25日,颜鸣秋涉嫌职务侵占罪、强迫交易罪及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一案在厦门市海沧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这也是海沧区在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宣判的首起“保护伞”案件。被告颜鸣秋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9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没收个人财产35万元。

  被告席上,颜鸣秋低着头、佝偻着背。“讲话请大声一点”,审判长数次提醒。这个声音含混不清的人,与在厦成高速A4标段施工现场大声威胁施工方“在我们村施工就要把工程地材和洞渣交给我们来做”的“黑恶”村长判若两人,全无当日的威风。

  拉票贿选、恶势力扶持,“运作”当选村主任

  1981年初中毕业后,颜鸣秋先后从事屠宰、养鸭、保洁等工作,直到1997年才选上青礁村村委会委员。这一当就是9年。2006年,又改任村党支部委员。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他认准一个歪理“权力能交换一切!”但自己一没文化,二没靠山,如何获得权力?

  就在颜鸣秋一筹莫展的时候,2009年8月海沧区村居换届前夕,当地一个黑社会性质组织“鸿江社”头目颜小敏找上门来。

  颜小敏对颜鸣秋说:“我做工程地材生意需要村委会中有人支持,我出10万元帮你竞选村长,你当选后,帮我争取利益,赚了钱大家一起分!”面对权钱诱惑,颜鸣秋起初有些犹豫,“我已经是村党支部委员,官小一点责任也没有那么大。”此时,同样想通过村委会的平台捞点“油水”的“发小”颜某武也找上门来,许诺只要颜鸣秋竞选村长,就给他30万元“赞助费”。这下,颜鸣秋不再摇摆,满口答应。

  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颜鸣秋用这两笔“赞助款”买来香烟逐户发放,向村民拉票;选举当天,颜小敏派人在现场巡逻、盯梢,用非法手段确保“秩序井然”;颜鸣秋成功当选后,颜小敏更是为他大摆庆功宴,并全额买单……拉票贿选,加上同村黑恶势力扶持,颜鸣秋不仅成功当选村主任,且在任近10年。

  颜鸣秋上任后,青礁村的工程、地材等村级事务被以颜小敏为首的黑恶势力实际掌控。他只是颜小敏、颜某武等人“舍小利谋大利”的一枚棋子,久而久之,自己也成为了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一步步滑入违纪违法的深渊。

  2018年8月13日,颜鸣秋在厦门市纪委监委案件留置点含泪写下检查材料,坦陈“竞选时就怀着当选之后利用职权谋取私利的不良动机”。他终于醒悟,一直认为能交换一切的权力,也将他的人身自由和家庭幸福交换给了铁窗岁月,但大梦初醒,为时晚矣!

  “报恩”充当“保护伞”,小小“蝇贪”财源不断

  2010年,厦成高速A4标段开工建设,其中一个项目雷公山隧道经过青礁村。这让颜小敏、颜某武等人嗅到了商机。雷公山是一座石头山,挖隧道产生的大量洞渣打碎成石子后,可进一步加工变为矿产资源出售。颜小敏、颜某武和另一名本村商人先后找过颜鸣秋,希望借由村委会的介绍信得到洞渣处理权。为了报答“恩情”,颜鸣秋确定了一项让各方满意的“利益均沾”方案:与颜小敏合作拿下洞渣处理权,并将洞渣卖给颜某武,卖得收益与颜小敏约定“五五分成”。

  洞渣是国有资产,如何能占为己有?颜鸣秋对此没少“下功夫”,颜小敏则毫不犹豫地决定采取强占的方式。2010年2月中铁电气化局雷公山隧道施工方进场后,颜鸣秋和颜小敏马不停蹄赶到现场阻拦施工。颜鸣秋对项目经理说:“在我们村的地块施工,工程的地材和洞渣就要给我们做,否则不能开工!”“到我们村做工程,也不打听一下是谁的地盘,就敢开工?”颜小敏也蛮横地对项目经理说。

  此后,颜鸣秋与颜小敏分了工:明面上,颜鸣秋负责打着“隧道占用村集体土地,要为村民谋利益”的幌子,协调区级和街道关系,争取洞渣处理的“官方确权”;暗地里,颜鸣秋与颜小敏狼狈为奸,不仅指使村民以征地拆迁尚未处理好为由叫停施工,更指挥“鸿江社”众“小弟”到施工现场滋扰,毁坏工地临时基建设施。

  因忌惮颜小敏的黑恶势力,同时担心施工受阻延误工期,施工单位被迫同意将地材供应权交出,由颜小敏实际操纵。2010年5月,海沧区政府召开专题会议,明确将A4标段洞渣交由青礁村集体,处置收益作为村集体资产。然而,从区政府会议现场回村的颜鸣秋向村“两委”成员隐瞒了这一事实,反而利用职务便利,私自以村委会名义出具介绍信,推荐由他实际控制的劳务队与施工单位签订协议,与颜小敏、颜某武一起顺利获得洞渣处理权,将处置收益占为己有。

  通过非法占有洞渣并加工出售,颜鸣秋非法获得收益152万余元,颜小敏非法获利上千万元。源源不断的现金流也为“鸿江社”的发展壮大提供了经济基础。

  牛刀小试,不仅让颜鸣秋尝到了“芝麻官”也能“财源滚滚来”的甜头,更让他发现了利用村委会主任身份可以随意出具工程招投标介绍信这条“发财之道”。2010年至2018年间,他利用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49万元,其中大多数是私自以村委会名义推荐村民参与工程招投标所得的“感谢费”。

  或有心收敛收手,却已深陷泥潭难自拔

  “颜鸣秋被‘抓’了?不会吧!”在青礁村院前社宽阔的道路上,村民们听到颜鸣秋被海沧区纪委监委留置一事,都显得有些吃惊。在不少村民口中,颜小敏因横行乡里不受待见,村委会主任颜鸣秋虽与他有些往来,但“到底不是一类人”。

  在他们看来,颜鸣秋“很有些本事”,曾是村里的骄傲,是街道评选的先进,市级媒体也称他为“城市绿洲缔造者”。

  就拿院前社来说,这里曾经布满鸭笼鸽舍,环境脏乱差。2014年,颜鸣秋带领村民修缮保护古民居,打造城市菜地,扶持传统手工技艺,让古老的村落焕发新颜,吸引了台胞来此投资创业,不少离乡大学生也回到当地助力发展,青礁村院前社成为让人记得住乡愁的闽台生态文化村……

  在建设美丽乡村过程中,颜鸣秋是否动过收敛收手的念头?或许有,但沾染了黑恶势力的他,早已深陷泥潭不可自拔。在与纪委监委办案人员交谈时,颜鸣秋透露:“我曾和颜小敏约定,村里的工程他不要插手。”但最终,因为颜小敏黑恶势力迅速壮大,颜鸣秋不得不妥协,将工程“照顾”给颜小敏的“小弟”们承包。与美丽的院前社、青礁古民居“大夫第”内的书声琅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盘踞在青礁村地界长达十几年的以颜小敏为首的黑恶势力团伙。打着颜鸣秋等“保护伞”,“鸿江社”迅速壮大、称霸一方,把村居风气搅得浑浊不堪、乌烟瘴气。

  2018年9月,颜鸣秋因涉黑涉恶腐败和充当“保护伞”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开除党籍,并移送司法机关。11月,以颜小敏为首的重大涉黑案件公开宣判,涉案人员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至21年不等。

  “我对不起党这么多年的培养教育,对不起我的老婆、孩子和父母,对不起全村人的期望。恳请法官、陪审员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在被法警押走时,颜鸣秋回头深深望了一眼坐在“被告人家属”席的妻子。他错得一塌糊涂,只是人生没有预演、无法重来。

  ◎新《条例》红线

  第七十五条 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一)在民主推荐、民主测评、组织考察和党内选举中搞拉票、助选等非组织活动的;

  (二)在法律规定的投票、选举活动中违背组织原则搞非组织活动,组织、怂恿、诱使他人投票、表决的;

  (三)在选举中进行其他违反党章、其他党内法规和有关章程活动的。

  搞有组织的拉票贿选,或者用公款拉票贿选的,从重或者加重处分。

  第一百一十五条 利用宗族或者黑恶势力等欺压群众,或者纵容涉黑涉恶活动、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陈蕾 刘晶)

生活在海岛上的石暴,自然也是知道抹香鲸的饭量的。“嘶嘶!”

  《知否知否》与正午阳光的保守主义  

  正午阳光已经成了影视剧制作的金字招牌,岁末年初的两部热剧《大江大河》和《知否知否》都出自它手。正午阳光女人戏拍得不多,《知否知否》外就是《欢乐颂》,《父母爱情》不算纯粹的女人戏,但同属于伦理爱情家庭范畴。尽管三部剧题材不一,但整体上都呈现出一种鲜明的保守主义风格。

  保守主义一般认同或维护既有价值和秩序,虽不反对变化,但凡事寻求稳妥之道。婚姻是社会秩序中的重要一环。正午阳光的女人戏,始终将婚姻合法性、重要性放在第一位。在古装剧中,这种坚持表现为对“主母”“正妻”“嫡女”这些位置的强调,从侧面去敲打现实。网络小说中这类“种田文”、“穿越宅斗文”不胜枚举,多的是庶女嫡女、正妻小妾的撕扯。而且,往往最终主母会赢,品性纯良且能“帮夫”的庶女能成为正妻,品性低下的庶女不守尊卑,贸然想上位,下场要多惨就有多惨。

  无论如何,当年那种“天大地大,爱情为大”的琼瑶剧时代已然远去,婚姻变成了要守护的对象而非要打碎的桎梏。在现实中,它在某些方面甚至被认为是女性的保护伞。正午阳光用《父母爱情》和《知否知否》,来呼应这种现实的诉求。至于爱情,不如结了婚再谈!在这一类剧情中,女主角的爱情都是从婚姻中通过“过日子”获得的(甚至很多网文女主角穿越过去的第一场景便是婚礼),当然这需要女人的生存智慧,以及男主角的人设。

  《知否知否》是另一种形式的大女主剧。不同于《延禧攻略》中魏璎珞的积极进取,赵丽颖扮演的这位明兰六小姐走的是“淡定从容”路线。从使女、家中的老年家长,其他有儿子的夫人们口中,我们得知她是个“聪慧、得体、与众不同、隐忍、守拙、安静、通透”的好姑娘。但从她自己的表现来看,这种聪慧、隐忍最多是面对“风刀霜剑严相逼”时,装傻充愣说“我耳朵不好听不到”而已。她追求爱情不积极,自己不作为,直接甩锅给男二,说什么“他若罢休,我便罢休;他若前进,我就前进;你若不负我,我必不负你。”使得男二自此背上了沉重的心理枷锁。也没见她为自己的婚姻努力过,便是嫁了有妾有娃的浪荡子“顾二叔”,也是既来之则安之,婚后恋爱,拥有了岁月静好。

  不要告诉我,这是古代,而且是理学盛行的宋代,那时候女人无权选择婚姻和爱情。难道你们是把《知否》当古代剧看的?!

  魏璎珞想上位复仇,还需要升级打怪,偶尔牺牲原则和自我,而像明兰这样“拿得起放得下”(不主动、不负责、不投入、不受伤)的“通透”女子,才是人生大赢家。不过,这种通过退守、自保而能成功的女性形象,约等于一种“自我催眠”。催眠总会醒的,《知否》70多集,后半部分剧情会更开阔些,会加入适当的朝堂戏,让明兰展示刚强果决的一面,否则,真的看不下去,总不能老指望大娘子的表情包救场吧!

前几日大长老因为刘晴的事情,还在与何润长老和古谷主生闷气,所以看到谷主今日吃憋,他反倒心中痛快,隐隐然有和李博达把酒言欢的意思,要不是在人前不好做的过于明显,他恐怕早就与人勾肩搭背了。姜遇在林间穿梭,要走过一片三十里长的大森林才能够走到秋风原,距离并不算近,以他现在的速度,起码要一个时辰,他在跑动的过程中,仍然不忘修炼陷空指,这门指法的精髓在于凝聚精元于手脉,炼化成一缕细长的精元线,催动功力发射而出。低阶的秘术修炼难度并不大,很快姜遇就能够凝聚精元成线发射而出,只不过他的手脉并未有太多修炼,力道不足,射出的刹那速度和力量都不够。“哟,我可什么都没看?”

本文链接:http://mslideas.com/2019-01-13/31549.html
编辑:孟雅
人物
国足
数码
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