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人士为长白山旅游文创产业发展建言献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女足 > 正文
2019-03-22 11:56:31  乐发生活网
两岸人士为长白山旅游文创产业发展建言献策 少儿编程火爆引担忧:是否会成为中小学生新烦恼 综艺阵容大换血 压垮“综N代”?

感受到自己身体每个组织都充满了骇人的巨大力量,似乎自己的身体有使不完的力气一般,这股感觉让无名不禁发出一声*声。那满是白骨的手指,突然放在了阿大的头上,“啊,求求你不要杀我,求求你……”,神情呆滞的阿大说道,或许处于恐惧的原因,面对眼前的白骨,阿大都忘记了自己是驭兽宗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即将步入武王之境的人,可是面对眼前的人,先别提实力怎样,就从一堆白骨看来,都失去了反抗的无力,他们也历练了不好,杀死的异兽不计其数,可是从来就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是人非人,是人非鬼的东西。“砰”

独远目光所掠,见这处巨大的溶洞所处的这片空间是一处天然的地下洞府,现在四人所站立之处正是这处巨大超级溶洞的最深处,四周皎洁无比洞壁之上夜明投射,火光齐鸣,这超级溶洞之中还有一庞然大物,一座青年鬼物的石像,人首马身,那座青年巨像,面庞妖艳却十分俊美,看来是先前独远,孤月,沈月柔,宇文诚四人被江中突然开裂的暗河带入到了这借尸还魂的鬼物的巢穴,江底府邸了。“嗖!”依旧是人影,一道白色人影,若不是那位白衣少侠体魄雄健,长发飞驰,几乎令好多人以为是刚才那道驰电而去的司徒风的身影御剑折道飞了回来,再走了一遭,但是却是速度,快得要了命了,几乎都把所有目光之中的人那一刻的心头的悬念都带走,速度纵驰太过,却是身后剑,戟并不剑啸腾空,就是快。

  “编程从娃娃抓起”:下一个奥数来了?

  河北省承德市营子区滨河路小学将机器人编程课引入学校,面向全校学生开设自主选修科技课,安排专业教师指导学生进行机器人编程、机器人设计等学习。新华社记者 刘环宇 摄少儿编程火了,打开手机铺天盖地的广告,线上、线下编程课花样繁多,融资成功的喜报频频传来,各级教育机构明确“大力推广”……很多人担忧,编程是否会代替奥数,成为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生们的新烦恼?

  “8岁学?不早啦,6岁正好!”

  “您不再考虑考虑吗?现在很多中小学已经把编程纳入必学科目,初高中自主招生考试都会优先录取会编程的孩子”

  “乔布斯11岁开始编程,成了一代传奇”“比尔?盖茨13岁开始编程,31岁成为世界首富”“扎克伯格10岁起步,埃隆马斯克更早了才9岁”“新时代文盲的标准就是不会编程”“让孩子做未来的引领者而不是被淘汰者”……随手填了一个线上试听课的手机号后,记者立即收到了短信,添加了一位培训师的微信,接收到了许多一手信息。

  记者:“我家孩子才小学二年级,8岁学早不早?”

  培训师:“不早了,我们这6岁多的一大把。”

  记者:“九九乘法表刚背利索,能听得懂吗?”

  培训师:“没问题的,您试听一次就知道了,小孩子都能懂。”随后,他在线丢给记者两个小视频,一个是5岁零3个月的小朋友做的小游戏,另一个是十几岁已经学了六年编程的孩子讲述收获。

  为了一探编程课究竟,记者在线上线下各报名旁听了一节编程课。线上课程只需要一台电脑,通过语音指导和视频演示,培训师在线辅导孩子拆分任务、拖拽模块、点击完成,一个动画效果产生。在线培训师介绍,通常年纪较小的孩子从Scratch图形化编程起步,在学会运用“编程思维”后逐渐进阶到代码编程。

  线下的机器人编程课程则对动手能力要求高一些。孩子通过组装、搭建、编写程序来运行机器人,按照老师的步骤一步步操作,最终让一个机器人按照指令动了起来。

  “学点编程能提高孩子的逻辑思维能力,孩子又特别喜欢机器人,与其在家瞎玩,学一学总是好的。”一位刚试听结束的家长王女士说,他儿子就读一年级下半学期,已经在学的项目有钢琴和英语。

  看着仍在犹豫的记者,培训老师问:“您不再考虑考虑吗?现在很多中小学已经把编程纳入必学科目,初高中自主招生考试都会优先录取会编程的孩子。江浙一带已经把编程纳入高考科目,也就是说以后高考是必考的。”

  这种说法吸引了好几位家长的兴趣,他们纷纷掏出手机搜索相关内容。试听结束之后,超过一半的家长痛快地交了学费。

  一位计算机专业出身的父亲于先生试听完后则表示了质疑:“几个模块的拼搭跟编程差了十万八千里,培养逻辑思维的本质是学好数学,有数学的思维和方法才有可能。宏观地说拓展逻辑思维,帮助大脑发育,那么学习任何一种科目都有好处,说得再直白点不如直接学奥数了。”

  升学焦虑叠加科技焦虑

  STEM、机器人、编程,本来原本都是一种不错的教育理念和学科,但到了国内就变成了一种走捷径的代名词,多少都跟升学挂上了钩

  一直以来,编程被认为是一种非刚需课程,与英语、乐器以及奥数等学科类课程相比,生命周期不够长、分级标准缺乏、与升学考试关系不紧密等问题,一直让这门课外培训不温不火。

  然而情况在近几年发生了逆转。

  2015年,教育部文件开始提出跨学科学习(STEM教育)概念。在2017年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通知》中,明确强调实施全民智能教育项目,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寓教于乐的编程教学软件、游戏的开发和推广。

  2018年1月,在教育部印发的《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和语文等学科课程标准(2017年版)》中,新加入的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处理等内容成为“新课标”亮点之一。

  2018年,浙江、天津、江苏等多地将编程纳入高中信息技术课程和高考的内容体系,南京、天津等地将编程纳入中考特招范围。在一些地方中小学尤其是民办学校,少儿编程日渐成为招生的重要考核标准之一。

  另一剂强心针来自奥数竞赛被叫停。近期,教育部的相关规定让奥数等相关竞赛相继停止,同时禁止小升初自主招生考试与奥数挂钩,校外培训机构禁止办奥数班等。给期待通过奥数加分特招的家长们兜头一盆凉水。

  在此背景下,少数孩子的兴趣特长培训变得复杂化,中间既掺杂着老套的升学焦虑,还有新型的科技焦虑感。

  “你知道小升初奥数竞赛已经取消了吧?现在取代的是信息学竞赛。高中生可以参加信息学奥赛,可以免试或者自主招生加分。小学生可以参加全国中小学电脑制作活动,证书也都是小升初优录时候的利器。”编程机构小码王的培训师在推销中这样向记者“明示”:南京外国语学校、金陵中学、29中的优录都认信息学比赛证书。她又补充说,“你们家孩子二年级的话,现在开始学正好,两年课程2万元左右,到四年级就可以开始参赛了。”

  记者查阅教育部办公厅2月底发布的《关于2019年度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的补充公示》,其中列有“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同时明确规定“只面向高中”。但在其官网上也注明“非高中生选手可以参加省选,如果成绩达到省队分数线,可以不占用省队名额以E类选手参赛……CCF(中国计算机学会)为E类选手发放成绩证明。”

  据了解,由于起步时间相对较晚,五大学科竞赛中,相比于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学来说,信息学师资较少、考生较少,容易学出成绩,因此相对更易获得自主招生降分的资格。通常来说,一个系统学习编程两年以上的小学生,只要考前认真集训、多刷题、多练习,在各类机构和厂商炮制出的大量奖项中,斩获几个小奖难度一点不高。而调查中,多家培训机构也非常明确地将“信奥”作为招牌,招揽小学生、初中生培训报班,表示“即使想参加信奥也是可以的,可以挂靠在初中参赛。”

  南京某公办小学信息课的梁老师认为,编程教育、信息学奥赛一度是“很正能量的一项教育革新”,尤其是给很多在学习方面一般,动手和逻辑能力比较强的学生多了一条路。至于什么文盲不文盲的,基本上都是机构造出来的话。“可惜的是,很多东西到国内就变得商业化和功利化了。STEM、机器人、编程,原本都是不错的教育理念和学科,但到了国内就变成了一种走捷径的代名词,多少都跟升学挂上了钩。”

  当然,还有另外一批对教育潮流感知敏锐的部分家长带着孩子躬身入局,驱使他们的动力来源于一种希望不被智能化时代所淘汰的焦虑感。

  “就在中国小学生还在应付考试,美国小学一年级已经开始学两样东西,一是编程,二是设计思维。”“每一代人都会有这一代人应该学的基础知识,编程就是这个时代的基础。过去是普及识字、拼音、英文,现在应该人人要懂代码。”一位家长说,看到这些话立即就“上头”了,“我跟老公两个人都是文科出身,自己什么都教不了,总得给孩子补上这个短板啊。”

  来自“码农”的质疑

  只搞应试解题就会毁了95%的孩子,如果非要挤上那座通往名校的奥数桥,可能“奥娃”变“奥灰”。编程也是同理

  少儿编程教育到底有无必要?对此,大多数家长们的认知更多来自培训机构的“营销措辞”,比如说“不懂编程就是新时代的文盲”“学会编程将获得加分特招”,这些夹带着恐吓和诱导的说法有效地激发了家长抢跑焦虑和埋单决心。

  有趣的是,一些以编程为职业的家长们虽然普遍认可“未来就是人机协助共存的时代,代码就是人机对话的语言,所以有必要学习”,但与此同时,他们并不太着急让娃学编程。

  “要学,但如果没有兴趣可以不学。”一位程序员父亲王先生说,你让孩子学编程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如果是达成广告宣传的能力,那么除了基础学科的理论学习,其他编程鼓吹的各种能力,其实在孩子日常的生活、玩耍、阅读等行为中都会接触到,七巧板、棋牌类游戏也可以。“当然,如果你觉得仅此不够,还需要加强,那么编程也是一种选择。”

  “要学,但不需要六七岁就开始。”南瑞科技公司的一位计算机工程师曾先生认为,没兴趣的别碰这行,否则就是浪费时间还影响视力。而且随着AI技术发展,敲代码这项工作就是被优先淘汰的职业。“别拿那些少年编程天才说事,有些是家庭熏陶,有些是媒体炒作,没法复制,而教育要面对的是大众。”

  教育专家研究发现,受大脑发育水平、阅读理解能力等所限,少儿编程教育要在10岁左右才适合进行,这也是为什么学校普遍将信息课开设时间放在了三四年级,每周一节课。

  “天赋或者兴趣学习都是好的,一窝蜂就是灾难了。”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奥数思维同样有利孩子发展逻辑思维,便于更好的学习,但只搞应试解题就会毁了95%的孩子,如果非要挤上那座通往名校的奥数桥,可能“奥娃”变“奥灰”。编程也是同理。

  下一个奥数?

  不从根本上解决教育评价的问题,将评价权力过于集中、标准过于单一的现状彻底扭转,整治校外培训机构也好,取缔奥数也罢,最后只能是抓住“小鬼”

  这些年,在优质教育资源仍然稀缺的当下,名校的大门口赛道不断变化,“敲门砖”升级换代,不变的是普遍抢跑与日益低龄化的主题。

  教育专家分析,7~14岁这个阶段为什么频频成为培训机构宣传的某个学习“黄金期”,其实倒推一下不难理解,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二年级,升学压力还不紧迫,孩子拥有相对充裕的课外时间,同时家长对孩子成才充满期待,愿意付出大量的成本试错。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教授曾指出,让孩子过早开始学习编程更像是培训机构发起的“心理战”:“从商家的角度而言,这是一种营销策略。强调未来发展、强调学习编程的零基础,这在很大程度上迎合了家长对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的迫切需求,迎合了当下社会普遍存在的焦虑心情。但这对孩子的成长也许并无益处。”

  一家编程培训机构的李经理告诉记者,家长们非常看重对分数的提升,所以在社群的营销中特别会注重突出有些家长对于编程教育反哺了学科成绩的评价。“否则多数人还是会觉得,锻炼逻辑思维能力的说法有点太空了,不好评估。”

  刚需不够,营销来凑。过度焦虑,能够把一切教育变成“早教”,把素质教育和兴趣教育变为功利的学科教育。而一项旨在面向未来的教育革新被资本捕获,被政策催长,会不会演变为又一个奥数?

  从政策背景来看,利好是毋庸置疑的。一方面,缺乏开发编程课程能力的中小学急需社会机构协作,多家编程培训机构已进入了校内教学体系;另一方面,接轨应试,“牛娃”示范,也让家长们更愿意在编程教育上花费时间与金钱。

  储朝晖认为,能否避免编程跳进奥数的“坑”,还取决于两个因素,第一个整个教育评价体系能否实现多元化,第二个家长和学生的教育认知是不是理性。现有的评价体系还是逼着孩子考高分,家长为了让孩子上好学校,逼着孩子应试。不从根本上解决教育评价的问题,将评价权力过于集中、标准过于单一的现状彻底扭转,整治校外培训机构也好,取缔奥数也罢,最后只能是抓住“小鬼”,抓不住“妖精”。

  蒋芳

蒋芳

“阿爹,你不用忙活啦!跟着我走就行了,” 说罢,杨立拾起短刀,利索地把短刀插回腰间,然后将地上的巨兽一提而起,哈腰反背一托,熊瞎子巨大的身躯便上了他的肩头.张管家目光飞掠,挪开礼物之中,果然是被眼前这位少侠的气魄精华住了,言落稍后,歉意道“少侠,哪里要客人拿礼物道理。”一声言毕,微微转身怒道“张喜,赵福,还不上来帮忙啊!”

  黄渤孙红雷退出《极限挑战》,邓超鹿晗陈赫王祖蓝挥别《奔跑吧》

  阵容大换血,压垮“综N代”?

  本报记者 徐颢哲

  大型户外综N代,今年都面临着相似的窘境。近日,东方卫视的王牌综艺《极限挑战》发布第五季嘉宾阵容:黄渤、孙红雷退出“极限男人帮”,由迪丽热巴、岳云鹏、雷佳音接棒加入。在这之前,浙江卫视的热门综艺《奔跑吧》亦宣布,邓超、鹿晗、陈赫和王祖蓝四人退出“跑男团”。而这段时间,湖南卫视慢综艺《向往的生活》固定嘉宾刘宪华也表示,因自身原因将不再参加《向往的生活3》的录制。嘉宾阵容大换血,会否让本就处境尴尬的“综N代”雪上加霜,成了人们最担心的问题。

  “男人帮”“伐木累”散场

  观众能不能接受?

  邓超、陈赫、王祖蓝、鹿晗4人集体告别“跑男”,令不少观众感到唏嘘。毕竟,“伐木累”组合已经深入人心,它不仅是一个团体,更是积累了五年的默契。几年下来,“极限男人帮”已经成为《极限挑战》的最大特色,因为6位“男人帮”成员的互补性太强,所谓的综艺剧本在这档节目中形同虚设。正是这种毫不受拘束的真实感和未知的新鲜感,赋予了《极限挑战》不同于其他真人秀的独特魅力。

  《极限挑战》总导演严敏曾分析过节目中6位嘉宾的特点:黄磊决定了一期节目内容的复杂程度,黄渤决定了每一个能力项目的难度,王迅决定了在出发前到底能给嘉宾带上多少钱,罗志祥与张艺兴因为粉丝太多,决定了能去哪些地方拍摄,孙红雷则决定道具的固定强度。严敏也说,“极限男人帮”6名成员缺一不可,少了任何一个人,节目就没必要做下去了。

  对于像《极限挑战》和《奔跑吧》这样的节目来说,嘉宾阵容大换血必然激起不小的水花,但这又是节目要继续走下去不可避免的选择。对节目制作方来说,往往面临两难:维持原班人马是老观众想要的,但当节目已出现疲软之态时,尤其是面对观众口味与审美的日新月异,这种安于现状的做法显然不可取。因此,走出舒适圈才是良药。正如媒体人翟笑千所说,改变还有一丝生机,不变的话连搏一搏的机会都没有。

  《奔跑吧》新的嘉宾阵容,由李晨、杨颖、郑恺、朱亚文4位明星和3位准艺人作为常驻嘉宾,试图从根源上解决“过度明星化”的问题。《奔跑吧》总导演姚译添表示:“全新的阵容更有利于节目组跳出固有的思路,制作出有别于以往的节目。另一方面,阵容与节目是相互成就的,跑男带动新人,新人的发展反过来也增加了节目的价值,这不仅仅是调整,更是一种投资。”

  嘉宾退出理由如出一辙

  “工作原因”有何玄机?

  很有意思的一点是,此次黄渤、孙红雷在退出《极限挑战》时给出的理由,和《奔跑吧》“跑男团”换血时的理由如出一辙DD由于工作原因,不能正常参与录制。“工作原因”确实是实情,影视圈安身立命的根本是优秀的影视作品,录制《奔跑吧》《极限挑战》这样的大型户外综艺节目,需要占用明星大量演戏的时间。这一点,在2015年一年播出两季节目的时候最为明显DD由于上半年和下半年录制马不停蹄,“跑男团”中的任何人都无法保证3个月完整进组时间,所以几乎无法出新的作品。

  不过,一句轻描淡写的“工作原因”背后,很大程度也有来自主管部门政策调整的影响。2018年11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要求各电视上星综合频道19点30分至22点30分播出的综艺节目都要提前向总局报备嘉宾姓名、片酬、成本占比等信息,并将节目全部嘉宾总片酬控制在节目总成本的40%以内,其中,主要嘉宾片酬不得超过嘉宾总片酬的70%。

  这两年席卷影视圈的“天价片酬”,随着主管部门的管控,以及相关制作公司和平台方的落实,已经有了明显回落。去年8月,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联合多家影视制作公司发布《关于抑制不合理片酬,抵制行业不正之风的联合声明》,宣布单个演员的单集片酬(含税)不超过100万元、总片酬(含税)不超过5000万元。有业内人士透露:“不排除档期冲突的可能性,但更大的原因或许是因为片酬,整体降薪的大环境下,‘大明星退出’与‘小明星加入’是比较合理的。”

  赛制、环节升级越来越难

  创新或成纸上谈兵?

  一个尴尬的现实是,国产“综N代”绝大多数的最新一季收视抑或是口碑,都创下节目开播以来的“最低纪录”。已经被观众所熟悉的节目模式和嘉宾,成为关乎节目“生死存亡”最致命的难题。乐正传媒联合创始人彭侃指出,国际上有个论调叫“超级模式的终结”,就是说随着越来越多频道、在线网站、移动平台的涌现,人们的注意力日渐分散,娱乐内容的选择指数增长,像过去那样出现爆款节目越来越难。在他看来,“综N代”面临的颓势是不可逆转的,而这种困境也已经成业界共识。

  其实,赛制、环节升级越来越难,不是今年才摆在这些老牌综艺面前的问题,从上一季《极限挑战》和《奔跑吧》中可以看出,节目组在内容形式上皆做出了不小的改动。《极限挑战》第四季强化了“星素结合”元素,加入了很多正能量内容和素人镜头;《奔跑吧》第二季也采用了全新的“明星+素人”的模式,并且融入更具有时代感和地区意义的故事主线,增强节目的叙事性。但是从观众反馈看,这些本应体现节目“求生欲”的创新内容,反而成为节目的减分项。

  “综N代”越来越难做很重要的原因是,创新仅仅停留在表层,某种意义上成了纸上谈兵。去年《奔跑吧2》首期在联合国维也纳办事处录制,甚至奥地利总理库尔茨都特别出镜,为节目站台。7位嘉宾站在联合国的舞台进行全英文演讲。不过,这种看似更加“高大上”的节目设置,却被观众评价为“说教意味重,显得不知所云”。事实上,节目走到了国外,嘉宾登上了国际舞台,并不代表节目内容也实现某种国际化的输出。

那个叫做清风的同门,还瞪着眼睛,嘴巴大张着,呆呆的立在当场。那位被鬼物附体的江夏郡太守的少公主乱发侵袭当空,大步往超级战舰之上踏去,狂笑道“哈哈哈..哈...哈哈..你们都得死,成为本尊的出世祭天之物,是多么无比尊崇才对,哈,哈哈......!”石暴当即是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匆匆洗漱完毕,接着又将饭桌之上的汤包、蛋汤等一扫而光之后,这才走出门,直奔着踢云乌骓马而去。

本文链接:http://mslideas.com/2019-01-09/41742.html
编辑:张绪东
房产
军事
养生
综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