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吉游船倾覆事故已造成41人遇难 尚有15人失踪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军事 > 正文
2019-01-22 03:42:28  乐发生活网
普吉游船倾覆事故已造成41人遇难 尚有15人失踪 “最多跑一次”改革成法治浙江金名片 《独家记忆》:不狗血,就是好看的青春剧了?

“会不会是剑冢的人做的,毕竟在这里的人中就只有执法堂和剑冢两个巨大的势力,而那个被杀的执法堂弟子被人找到的时候,也被发现是被剑道高手斩杀的!”随即其片刻不停地简单收拾一番之后,就轻轻地长叹了一声,翻身上床,呼呼大睡了起来。继续疾行了约莫小半炷香的工夫之后,优美恬静的小刀河已是赫然出现在了眼前。

“老四!”第三神主撕心裂肺的喊道,恐怖的气势一圈一圈的席卷了出去,凶威滔天,天地变色。开始拿天柱镇上难以计数的流浪者被杀身亡或者彻底失踪现象说事,并且强烈谴责小荒门巡逻队肆意屠杀北野城丐帮底层帮众。

  “最多跑一次”改革成法治浙江金名片
  改革实现率满意率分别达90.6%和96.5%

  □ 本报记者 王 春

  冬日的浙江省委大院,阳光和煦,郁郁葱葱。

  10号楼,俗称“政法楼”,门口4块招牌,居中的是中共浙江省委政法委,左侧是浙江省司法厅,右侧是两块招牌,其中“浙江省最多跑一次改革办公室”的红色招牌特别醒目,这个曾被网友调侃为“全世界最奇葩的衙门”,如今却意外收获大量网民点赞。

  2016年12月,时任浙江省委副书记、代省长车俊首次提出推进“最多跑一次”改革。

  2018年12月,浙江省委书记车俊说,要将“最多跑一次”改革进行到底。

  两年来,“最多跑一次”改革在全省纵深推进,势如破竹,从浙江扩展到全国,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改革之花在大江南北绽放。

  为固化成果,今年1月1日,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的《浙江省保障“最多跑一次”改革规定》正式施行,成为全国“放管服”领域首部综合性地方法规。

  浙江始终坚持在法治轨道上推进“最多跑一次”改革,充分发挥法治引导、推动、规范、保障改革的作用,努力做到重大改革于法有据、立法主动适应改革发展需要,确保改革依法有序推进,掀起了改革与法治良性互动的创新实践,开创了法治浙江建设的全新场景,实现了市场有效、政府有为、企业有利、群众满意的各方多赢局面。

  《法制日报》记者获悉,截至目前,除例外事项清单外,浙江省市县三级办事事项已实现“最多跑一次”事项全覆盖。据第三方调查评估,全省“最多跑一次”改革实现率、满意率分别达90.6%和96.5%。

  立法保障全程护航

  带来办事“加速度”

  磨破嘴、跑断腿、证明多、事难办……

  这曾是很多群众到政府办事的真实体验,但在浙江,“最多跑一次”改革彻底终结了这些现象,带来了办事“加速度”:

  在杭州市民中心,只要凭一张身份证,甚至刷一下脸,就可以办理驾驶证、护照等404个事项。

  在全球货物吞吐量第一大港宁波舟山港,一艘油船进驻,过去需填报23份表单,提供20本证书,往返3趟海事窗口,现在只要到一个窗口,15分钟就能完成通关。

  在拥有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义乌,改革精简权力事项411项,取消证明270项,减少群众办事110余万件。

  ……

  这些改革成果的取得,均离不开立法的全程保障护航。

  浙江是全国较早开始探索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省份,2017年2月20日,浙江省政府印发《加快推进“最多跑一次”改革实施方案》,对“最多跑一次”改革进行全面部署。

  2017年5月21日,由浙江省质监局、省编办等部门制定的《政务办事“最多跑一次”工作规范》省级地方标准正式发布,提升改革的制度化水平。

  2017年7月,浙江在桐庐县率先开展“最多跑一次”的绿色通道试点,省人大常委会作出《关于推进和保障桐庐县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的决定》,为改革攻坚克难提供法治支撑。

  2018年7月26日,浙江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分组审议了《浙江省保障“最多跑一次”改革规定(草案)》,推动立法决策与改革决策相衔接,保障“最多跑一次”改革纵深推进。

  从今年1月1日开始,《浙江省保障“最多跑一次”改革规定》正式实施,桐庐商事便利化改革领域的联合中介、施工图联审等有关经验做法都被吸纳进《浙江省保障“最多跑一次”改革规定》,予以立法确认。

  “《浙江省保障“最多跑一次”改革规定》的出台,从法律法规层面破解了改革的难点堵点,推动‘最多跑一次’改革进入新阶段。”浙江省委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李岩益说,“最多跑一次”改革的初心是落实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基础是互联网和大数据提供的技术支撑,路径是用政府权力的“减法”换取市场的“乘法”,实质是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政法部门领跑改革

  解决纠纷“太方便”

  3394公里,平湖市公安局林埭派出所民警丁秋美陪农妇谢健连远赴广西藤县,帮其解决28年“黑户”难题。近日,嘉兴号召全市政法系统向丁秋美学习,优化政法服务。

  在“最多跑一次改革”如火如荼推进过程中,浙江政法系统勇当改革急先锋,领跑改革,高水平推动政法工作供给侧改革,提供了一系列高效便民的政法新产品。

  过去一年宁波人最喜欢给宝宝起哪些名字?新手爸妈给孩子取名时,希望重名少些再少些,只要打开宁波公安超级服务平台“阿拉警察”App,马上就可以查询到结果。

  查询只是功能之一,忘带身份证、驾驶证,怎么证明“我就是我”?打开App上存的电子证照就可以。

  这款App集身份验证、重名查询、交通违法查询、“证照电子化”应用、便捷挪车、减分学习、出入境预约及填表、审批办件进度查询等功能为一体。目前,App总下载量突破200万,注册用户数近180万,实名认证用户超60万,总服务量达1360万次。

  与“阿拉警察”App一样,ODR平台也是一款调解纠纷神器。

  ODR平台是指在线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平台,被中央综治委赋予创新项目试点,将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有机结合,线上线下互动,实现矛盾纠纷解决“最多跑一次”。

  “领到不动产权证红本啦!”家住丽水市区的金先生迫不及待地和丽水市莲都法院的调解员分享喜事,一个劲夸赞“太方便了”。

  原来,金先生向曾女士购买一套住房,但曾女士怠于办理过户手续,无奈之下,金先生只得提起诉讼。案件在速裁调解中心进行诉前调解过程中,调解员得知曾女士只因目前在新加坡带外甥女,一时难以回国,当即便给她推荐了ODR平台,邀请双方视频在线调解,迅速达成调解协议,并通过移动微法院程序在线向在国外的曾女士送达了民事调解书。

  截至目前,该平台访问量已达432万人次,提供智能咨询70.8万次、中立评估2099次、司法确认1万多件,上线调解员3.4万人,调解案件39万件,调解成功35万件。

  规范引领全民受益

  改革推进“放管服”

  为解决当事人诉累,浙江法院在“互联网+诉讼服务”方面持续发力。

  2016年,余杭法院在全国率先开发道路交通事故纠纷“网上数据一体化”平台,为当事人提供定责、鉴定、调解、诉讼、赔付一条龙在线服务,目前已在全国法院推广应用。

  2017年,全球首家互联网法院在杭州设立,网上纠纷网上解,打官司“一次不用跑”成为现实。

  2018年,全国首个移动微法院在浙江上线运行,动动手指就能完成立案、阅卷和举证等事项,公平正义“触手可及”。

  今年1月17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联合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人民法院诉讼服务规范》,这也是全国首个人民法院诉讼服务的省级地方标准。

  近年来,浙江制定实施“标准化+”行动计划,目前已制定实施“一窗受理、集成服务”等11个省级地方标准,牵头制订国家标准《审批服务便民化工作指南》,打造“放管服”改革浙江样本。

  近日,在杭州市民之家投资项目综合受理窗口,工作人员正在向创业青年王韬介绍政府审批项目流程,“登录浙江政务服务网注册账号,通过网上填表操作,系统直接对你的项目赋码,这个码便是项目的身份证,等网页提示审批通过后,直接电子签名便可。”王韬高兴地说,“真没想到这么复杂东西可以网上办,以后都不用跑窗口了!”

  杭州全面实施“多审合一”“测验合一”和施工许可电子化改革,推行工业项目“标准地”制度改革和企业投资项目承诺制改革,大大缩短审批时间,由原来300多天到现在最多100天完成审批。

  浙江省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丁祖年向记者介绍,《浙江省保障“最多跑一次”改革规定》将“放管服”改革中推行的行政许可告知承诺制、商事登记相关便利制度、区域评估、标准地等7项重要举措上升为法律制度,让各部门日常工作有了法律依据,也使得每个公民和企业实实在在受益。

  “最多跑一次”改革刚推出时,很多人不信,如今,“最多跑一次”已经成为法治浙江闪闪发亮的金名片。

  在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郁建兴看来,“最多跑一次”改革从浙江故事到全国扩散,最后成为中国方案,其成功离不开法治的坚强保障,更重要是以群众体验感、满意度为目标,解决了部门职能协调、流程再造、信息共享等“老大难”问题,这也是对全球公共管理改革的重要贡献。

  本报杭州1月20日电  

  制图/李晓军  

“哼!”第五神主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大手伸出,瞬间迎风而涨,越变越大,朝着小狼崽轰去。尉迟闯数十年来,专心钻研《剞劂刀法》不辍。

  《独家记忆》:不狗血,就是好看的青春剧了?

  由爱奇艺与小糖人文化传媒联合出品、《最好的我们》导演刘畅执导的《独家记忆》已于1月14日起在爱奇艺播出。该剧播出前,受到不少网友关注,因为《独家记忆》的制作班底,曾经打造出两部高口碑的爆款青春校园剧《最好的我们》《你好,旧时光》。《独家记忆》目前口碑尚可,但还是不如两部前作。从故事的讲述风格来看,它属于这两年流行的“青春+写实”路线。只是时下,这一路线还能够给观众带来足够的新鲜感吗?国产青春剧实际上走过了三个阶段。

  1.0阶段

  “青春+狗血”

  青春剧一直是国产电视剧一个重要的类型。1997年央视出品,郝蕾、李晨、牛萌萌等主演,改编自十七岁女中学生李芳芳同名散文集的校园青春剧《十七岁不哭》播出,轰动一时。该剧讲述了一群十六七岁的男孩女孩的青春成长故事,但它的走红未让校园青春剧成为热门题材。从2007年开始,赵宝刚著名的“青春三部曲”DD《奋斗》《我的青春谁做主》《北京青年》相继播出,青春剧成为热门题材。不过那个时候的青春剧,更侧重于展现刚毕业的大学生进入社会时所遭遇的种种矛盾与龃龉,以及他们是如何在困难中成长的,其核心是“青春+励志”。

  2013年赵薇执导的青春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以下简称《致青春》)上映,一举拿下7亿多元的票房,2014年的《同桌的你》《匆匆那年》也都轻轻松松拿下5亿元左右的票房,青春电影的成功也促进青春校园剧的勃兴,并拉开青春校园剧的新帷幕:它将青春故事的时间点向前移,重点表现少男少女在校园阶段里发生的种种。

  青春校园剧进入1.0阶段。此时的青春剧延续的是“青春+狗血”的风格。赵薇的《致青春》“无心插柳柳成荫”,开辟了堕胎和车祸的先河,之后的《同桌的你》《匆匆那年》也分别有堕胎的戏份。2014年网剧《匆匆那年》播出,同样出现了类似桥段。2015年网剧迎来飞速发展的一年,这一年一下子冒出了30余部青春校园剧,但播放量不尽如人意。根据骨朵传媒的数据,2015年30余部青春校园剧,总点击量才12亿次。

  根源在于“青春+狗血”的模式很快透支了市场信誉,观众纷纷察觉出这些青春剧的明显不足,其展现的青春因过于浮夸、狗血而显得虚假,戏剧性、冲突性有余,但没有什么真实性。

  2.0阶段

  “青春+写实”

  2016年,网剧《最好的我们》一炮而红,2017年的《你好,旧时光》《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等也相继成为爆款,它们一并开启了青春校园剧的2.0阶段,即“青春+写实”。这一类青春校园剧的重点是,“去狗血”,核心特点是致力于还原普通人最真实的校园生活。因此它们不约而同地瞄准了文理分班和高考等学习生涯的重要时间点,观众可以从剧集中重新感受自己的学生时代。

  但这一路数很快也就陷入了套路化和同质化瓶颈,蜂拥而上的青春校园剧都是一群穿着校服的少男少女在考试、分班、做作业、谈恋爱;始终都是用正在“摇头”的电风扇、收音机、周杰伦或哪个明星的磁带盘和海报来营造怀旧感;而一旦走“甜宠路线”,也几乎是最萌身高差+偶像剧桥段。“青春+写实”路线也有不少观众在流失,2018年的《忽而今夏》《教室的那一间》《人不彪悍枉少年》等口碑不错,但均反响一般。它的困境在于:你虽然不狗血了,但这就足够了吗?

  这同样是《独家记忆》的困境。它以薛桐及其他三个舍友的感情线为叙事线索,侧重于刻画她们各自的恋爱经历。慕承和与薛桐是主CP,他俩就像是我们身旁一对普通校园情侣,两人因误会不打不相识,一开始是欢喜冤家,但一回生、二回熟,久而久之互生情愫,最后就在一起了。恋爱中的种种小情绪、小猜疑、小沮丧、小悸动,《独家记忆》都刻画得挺细腻的。

  但细腻的写实显然不够,毕竟青春里不只有恋爱,把青春校园剧局限于甜腻恋爱,既显得老套,格局也太小了。比如《独家记忆》中两个主人公虽然一个是博士生,一个是大三学生,但他俩的恋爱跟高中生似乎也没啥区别。大学生的身份更像是摆设,大学与社会的关系也几乎空白。

  3.0阶段

  写实,不限于恋爱

  “青春+写实”这一路线并没有问题,问题在于,写实不应该仅仅是恋爱的写实。

  青春校园剧要么开拓它的深度,像青春片《少女哪吒》《狗十三》那样,以青春为切口展开对社会与人生的思考;要么就得另辟蹊径,在青春校园剧里增添新的元素,比如“二次元”“搞怪”“无厘头”等受时下90后、00后喜爱的“语言”。像2017年的青春片《闪光少女》,大量利用二次元元素,弥补国产青春片“热血”题材的空当;2018年上映的电影《快把我哥带走》以天马行空的想象和满满的青春元气,精准抓住了00后观众的审美和心理,成为一匹票房黑马,同名网剧反响也不错。

  “优爱腾”也并非没有意识到这一问题。从2019年的待播青春校园剧目录来看,“青春+”正成为一种趋势。除了网剧《快把我哥带走》这样的“青春+二次元”,还有“青春+竞技”,像《你好对方辩友》(辩论)、《全职高手》(电竞)、《棋魂》(围棋);“青春+科幻”,像《我的波塞冬》等等。希望2019年的青春校园剧不止于恋爱,而能打开新的局面。

  □曾于里(剧评人)

那只异兽的长啸声撕裂九天,根本不像活物,而是一头来自地狱的死亡生物,非常的恐怖。无名明白已经踏入了法阵之中。就见小刀河水面之上,在看不出是火把还是大马灯的照亮之下,数艘小船正从侧上方轻划而过。

本文链接:http://mslideas.com/2019-01-07/77691.html
编辑:宋浩然
足球
健康
英超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