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届上海市大学生话剧节颁奖 上外分获长、短剧组一等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电影 > 正文
2019-01-16 21:56:36  乐发生活网
第15届上海市大学生话剧节颁奖 上外分获长、短剧组一等奖 “化茧成蝶”:西藏山南次麦村的嬗变 导演孔笙:弄潮三子后事如何? 《大江大河》第二部见

独远,走上前去,微微怒道“要想活命也很简单,妖皇现在在什么地方?”噩梦一过,独远微微道“风,你还不快给我出来!”“轰隆隆……”

时值此刻,石暴干咽了几口唾沫蛋蛋,嗓子眼里更是如同冒起了烟一般刺痒难受至极。远处,雾都森林,丛林高,岗之地,黑压压的一片妖魔类,一些十夫长,百夫长,那些妖魔类之中的树妖统领身形高大,脚迈大步,沿路之中,还喷出妖法,四下制造有利于己方的地形优势。显然都是自己人,高高的丛林山岗之上几乎都不需要什么妖力,瞬间地势起伏,乱藤,巨石,其人之高的草丛,四下凸显,战局形式那是一片大好地去发展。

  【行走在光明大道上DD纪念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

  光明日报记者 尕玛多吉

  这是一个偏僻的村落。从山南洛扎县城往东南方向出发,在高山峡谷中驱车半个小时,就到了次麦。成群的牛羊爬满山坡,村头几个妇女收拾着今年丰收的青稞,河边的养殖场,数百只藏鸡围着喂食的藏族小姑娘……小村庄充满了生活和劳作的乐趣。

  然而,据村干部介绍,20年前,当周边村子日子越过越红火时,次麦村村民依旧住在破落的房屋里、村民好吃懒做、酗酒打架、偷摸猖獗甚至拦路抢劫,村头成天聚集着一群超龄没入学的孩子,绝大部分村民生活靠救济,“穷、乱、差”是次麦村最大的特色。

  转观念 换天地

  在村口一栋两层藏式楼房里,次仁旺堆热情地招呼着客人,60岁的他皮肤黝黑。15年前,作为次麦村首届居委会主任,他带领居委会班子成员解放思想、大胆改革,为全村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当时,很多家庭吃了上顿愁下顿,可以说是一贫如洗。”次仁旺堆还记得刚上任时,村委会账上集体收入仅有500元。如何挖掉“穷根”,让群众尽快富起来是村居委会班子的头等大事。但让习惯游手好闲又不懂生产的村民转变观念可不是件易事。于是,次仁旺堆率领党员干部挨家挨户苦口婆心地劝说。

  部分村民在劝说后有了转变,但个别“钉子户”不为所动。村委会决定,每名党员负责一户,每个村干部负责几户,居委会书记和主任则“绑上”最难管理的几户,拉着他们下地、出工、干活,手把手地教他们种地、放牧,在潜移默化中灌输勤劳致富的思想。渐渐地,村民们手里就有了一些粮食和现金,生活得到了改善。

  “农牧业生产解决了温饱问题,想致富还是要靠村集体经济的发展。”村居委会班子经过多次讨论达成共识,决定利用村子周围丰富的花岗岩资源作为突破口。2000年,次麦居委会向镇政府借款3500元,自筹资金1000元,购买了钢钎、铁锤等工具,挑选了十几个精明能干的年轻人,跟着聘请来的汉族石匠师傅学习选石、画线、开石技术。

  在次仁旺堆等村党员干部的带动下,习惯于“穷、懒、散”的次麦村村民观念终于彻底转变,全村历史性地打破传统农牧业,成立了首个石材厂。当年全村仅开采石材一项就创收4万多元,除去偿还借款和支付工资外,居委会集体收入2.3万多元。

  多元发展增收致富

  石材厂的成功,让次仁旺堆看到了经济多元化发展的前景。但次麦村总共只有68户221人,要开辟更多的致富渠道,就必须从传统产业解放更多的生产力。

  居委会商讨决定走联户增收的道路,把47名妇女劳动力组成6个农业合作小组,专门负责全村309亩耕地,耕种和收获季节组员之间开展互助;把全村牲畜按照牛、羊进行分类,成立了4个牧业小组共15人进行专门管理。

  有了更多的剩余劳力,次麦村组建了农牧民施工队,还先后贷款、集资15万元,购买了两辆东风汽车,外出承包一些小型工程。凭借着良好的信誉,次麦居委会“顿珠农牧民施工队”成为洛扎县响当当的劳务品牌。2004年,利用洛扎县二级电站建设的大好时机,次麦村积极组织劳动力参与电站建设,当年次麦劳务输出纯收入达33万余元。2006年,国家在西藏建设安居工程,花岗岩需求量大增,次麦村从银行贷款34万元、争取国家资金54万元,组建了花岗岩采石加工厂; 2009年3月,次麦利用无息贷款50万元,投资281万元筹建了洛扎第一个砂石料加工场。

  受次麦发展模式的影响,周边的村落纷纷效仿,一时间采石场、施工队、砂石场如雨后春笋般的出现。

  “砂石场竞争激烈,市场趋于饱和,而我们次麦又不具备交通优势。”次仁旺堆率先想到了经济发展转型,次麦村开始将发展重心向特色养殖转移。2010年,总投资30万元的次麦藏鸡、藏猪养殖基地得以建设。后来又争取援藏资金300万元,扩建了规模化养鸡场,到目前,共养有藏鸡6000多只,藏鸡蛋源源不断供应市场。

  近年来,次麦居委会用好优惠政策,用活资金支持,抓住市场变化,集体经济迅速壮大。目前,以砂石加工、劳务输出、特色养殖等为主体的次麦集体经济发展已形成一定规模,村集体经济收入已达到1000多万元。

  人人做“股东” 分享发展红利

  集体经济雪球越滚越大,而次麦居委会一班人始终没有忘记发展集体经济的初衷。“集体经济是全村村民的,就应该让群众共建共享、共同受益。”次麦居委会一班人这样想的,同时也是这样做。

  次麦人积极吸纳村民入股。目前,村民入股施工队157.5万元,每户平均入股达2.5万元;在砂石料加工厂组建中,群众自筹资金130.63万元,全村60人参加;为防止贫富差距过大,居委会规定,每户村民入股份额最多不能超过5万元。

  对于集体经济利润分配比例和用途,次麦人也列出了详细账单:30%的利润,给入股农户分配股息和红利;25%的利润,用于居委会维修水渠、公路、人饮、村容村貌整治等基础设施建设;15%的利润,作为施工队和砂石场等经济实体扩大经营的储备基金;25%的利润,作为施工队和砂石场等的流动资金;5%的利润,作为贫困户扶持资金,主要用于当地贫困户学生就读于高等院校的助学基金和生活、医疗等救助资金。

  现在,次麦群众大多都在村里的经济实体里工作,拿到丰厚工资的同时,他们又都是村经济实体的“股东”,到了年终都能拿到分红。

  在让广大村民受益的同时,居委会更加关注困难弱势群众,让他们共享发展成果。居委会党员干部带头启动“扶贫安居工程”、小康房屋工程,先后共筹集资金75000元,为居委会5个贫困户建房25间500多平方米,使20余名贫困群众全部搬进了新居。

  村民曲扎家庭十分困难,一家4口多年挤在不足10平方米的小石屋里生活。居委会给他家修了5间近100平方米的新房子。“感谢党!让我住上了宽敞明亮的新居。”搬进新家的那天,他早早来到居委会,一连给居委会大门系上了3条哈达。

  如今的次麦,居民们比发展、比和谐,帮后进、赶先进,形成了你追我赶、奋勇争先的好局面。20年的发展,次麦村从游民村变成了富裕村,全村农牧民年人均纯收入从1999年的782元激增到现在的上万元。一个生产发展、生活富裕、乡村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的社会主义新农村正在雪域高原上绽放。

  《光明日报》( 2019年01月16日 04版)

其不由得又闻了闻身上的汗湿之味后,皱了皱眉,这才下了床向着屋门走去,却没想到还没到门前,就见卧室之门被“砰”的一声撞开了。在洞府里,他眼睛一眨不眨地观看着,仔细地观察战场的每一处细节。

  导演孔笙:欲知“弄潮三子”后事如何?《大江大河》第二部明年见  

  在昨天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主办的《大江大河》研讨会上,导演孔笙在听取了领导和专家们的意见和建议之后,在会上还透露了《大江大河》第二部的工作进展,如果一切顺利,第二部将于明年正式播出。孔笙说,“第二部,已经做好了剧本的大纲阶段。我们计划今年先把剧本做扎实,下半年合适的时候能够开机,明年能够交出完整的作品。”

  第二部 还有提升空间

  《大江大河》凭借8.9的高分被誉为“年度剧王”固然可喜可贺,不过对于孔笙来说,这也就算是考试正常发挥。要知道,执导过《北平无战事》《父母爱情》《琅琊榜》《战长沙》等作品的孔笙,在网上8分以上的作品多达15部,其中甚至有5部作品口碑高于9.0分。

  最远的一部是2001年的《同学,你好!》(9.1分),一看名字就知道是一部青春校园剧,精简到极致,10集的短剧承载了不少80后的美好记忆。接下来的就是9.0分的《闯关东》和9.1分的《战长沙》,《琅琊榜》的9.2分也是近十年古装剧中难以逾越的一座高山,而《父母爱情》的9.3分是孔笙所获得的最高分。难怪面对即将开拍的第二部,孔笙踌躇满志,毕竟提升空间还有不少。

图说:《大江大河》豆瓣评分8.9分

  有意思的是,孔笙喜欢在自己作品中客串,这让不少网友养成了在孔笙新作中“找孔笙”的“习惯”。在《大江大河》中,爱玩的孔笙也延续了这个惯例DD再次客串了一个小角色。对于客串,孔笙笑谈纯粹就是为了“好玩”:“我不是演员出身,我演不过演员。”除了献“身”,孔笙这次还在《大江大河》中献了“声”,剧中大寻躺在宿舍床上唱南斯拉夫老电影《桥》的主题歌就是孔笙亲“声”上阵。孔笙说,本想用《光阴的故事》,但是牵扯到版权等问题只能放弃。“后来我们就选择了《桥》,选择了自己唱,只是觉得好玩,就这么做了。”

  作为改革开放的亲历者,孔笙认为年轻观众喜爱《大江大河》这种厚重题材的主旋律剧并不是意外,因为改革开放对于现在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意义重大。“改革开放这个题材,我觉得它应该是有观众的,因为它就在我们眼前,改革开放给我们带来了什么,这是有目共睹的。”

  下半年 争取时机开拍

  1月4日,在《大江大河》第一部的最后一集中,“弄潮三子”的奋斗历程暂时画下句点。宋运辉想要在金州厂一鼓作气推进技改,却只得到含糊回应,师父水书记更被逼提前退休,失望心凉的他主动申请调去东海新项目筹备组,开启事业新篇章;几经波折,雷东宝终于成功收购江阳电线厂,回想过去五年,在已故妻子宋运萍坟前痛哭失声;杨巡一番努力后说服雷东宝,让市场挂靠在小雷家这个集体单位,盘下市场当上小老板。未来,“弄潮三子”的前行之路依旧要不断面临挑战,收官之日曝光的《大江大河2》预告中透出的信息,也让人更加期待故事的后续发展。

  孔笙说,“第一部就不说了,(优异的成绩)给我们第二部带来压力。第二部,已经做好了剧本的大纲阶段,我们和编剧一起同时又深入采访两次,到化工厂几次采访。我们计划先把剧本做扎实,在下半年合适的时候开机,明年能够交出完整的作品。”制片人侯鸿亮也表示,目前的任务就是要把剧本环节抓好落实好,这是第二部继续让大家满意的根本保证。

  “我觉得拍戏还是要往正剧或者温暖上走、向上走,这是我个人的一种喜好或者整个团队的一种感觉。无论是否是主旋律剧,在创作方式、创作方法和创作过程中,我觉得是相同的,人物的真实性、情感的真实性,才是最重要的。”孔笙说自己拍摄《大江大河》最重要的主题就是“实事求是”,“宋运辉在大学毕业以后,他所有在工厂所做的事,包括他的坚持,都是有实事求是的精神在里边,这个内涵会贯穿全剧。”(新民晚报记者 吴翔)

  马上评:万里写入胸怀间

  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节点上,上海的文艺工作者推出了一系列现实主义影视作品,在全国百花齐放DD央视一套播出了《大浦东》,东方和北京两大卫视播了《大江大河》,浙江和安徽两大卫视播了《外滩钟声》,还有一部院线电影《春天的马拉松》。《大江大河》则堪称是“上海制作”的皇冠上最耀眼的明珠。

  按照《大江大河》制片人侯鸿亮的说法,“主旋律,应该是这个时代文艺作品里的最强音”。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很多人有了另外一种误解,好像主旋律题材不受市场欢迎。通过《大江大河》电影画面般的质感,有城市的波澜壮阔,也有乡村的美不胜收。所以,同样的团队,不同的题材,《琅琊榜》能做到的影像质量,《大江大河》也做到了。

  于是,《大江大河》的收视也给了其他创作者信心,收视冠军、超过50亿的网络播放,一部主旋律作品不仅可以做到社会影响是良性的,它的整个经济收入也可以做到是良性的。这一定能够让更多的创作团队、更多的制作公司拍摄这类作品。

  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值得书写的内容太多太多。《大江大河》也给今后的创作者以启示,只有通过人物的命运、人物的心灵世界把时代刻画出来,将这种刻画印入现在观众的情怀,才能让各个年龄层的观众产生共鸣,重新回忆这段历史。这需要一种书写的气度,就像一位专家在看完《大江大河》之后,心潮澎湃地吟诵起李白的诗:“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吴翔)

一位纯血统的树妖,很自信,也很高兴,因为他一直都影藏的很好,可以那么去说一直都是布景,甚至说,都没有签过协议,树藤瞬间道路蔓延,道“呵呵呵,我抓住他了!你们快来帮忙啊!”“本尊,忍耐度是有极限的,还不快说!”远处,风,也是为了不让独远分心,飞在了数丈开外,紧紧密切关注战场。

本文链接:http://mslideas.com/2019-01-03/32925.html
编辑:苻坚
时政
动漫
家电
明星